「西街观察」谁取消了大小周

北京商报分享2021-07-12

尽管快手在前,并不妨碍字节跳动做出自己的决定。

上周末,字节跳动发出全员邮件,宣布自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即取消隔周周日工作的安排,8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风暴酝酿于更早的时候。从去年开始,人们不断提及“内卷”,以互联网大平台为背景墙,每个人都能勾勒出一份自己脑海中的内卷图。

当“内卷”成为全社会热议的焦点时,年轻人一边反内卷,一边想“躺平”。走在行业浪尖的企业,对效率的追求越来越极致。被裹挟其中的打工人,突然发现自己生活与工作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大厂沦为风暴眼。如果说,当初走上“996”之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那么如今取消大小周则是一声响雷,把激烈的矛盾看在眼里,把迫切的改变置于明处。

有趣的是,996被诟病已久,但真正拒绝强制加班,取消大小周的时候,却未见传说中的喜大普奔。

相反,舆论五味杂陈。有人担心急速扩张期过了,收入要缩水了。有人调侃,下一轮互联网竞争的焦点将全面转向福利大战。

翻阅过往,大小周身上的意义早就超越了“大小”。以加班为原始素材,大厂与员工之间,实现了空前的彼此成就,并在长期的摸索中,实现了双方利益的最大化。

996有属于互联网人的高光时刻。高强度、快节奏意味着高收入、高回报。凭借远超其他行业的智力与精力付出,他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获得感、以及并不简单的幸福感。

而无论是字节还是腾讯,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他们在极短的时间里孵化了一个又一个成功的产品,又在一次又一次地创造着新的增长曲线。

通过高强度工作取到超额回报,在之前是鲜衣怒马,不负韶华。在此之后,是百感交集,心有千千结。焦虑的情绪来自多数行业增长红利消失,高强度工作和回报不再成正比,对于企业来说如此,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如此。

积极的心态来自于,大厂走入凡间,不必再被神化,更不必妖魔化。员工开始审视自己手里的那份工作,以及相伴其中的苦与乐。

一百年前,鲁迅先生曾经撰文对娜拉出走后的出路进行分析,认为她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一百年后,人们多了选择的勇气,也多了改变的勇气。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在这个城市中或哭或笑,或喜或悲,或步步高升,或回归小镇。

无论是谁,职场在变,对手在变,生活在变。最重要的是,自己也在变。996之下的一切,连同那些被验证过的方法和经验,并不一定适应新的竞争环境,新的打工一族,新的社会情绪。

大厂之风,你我之间,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