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于“层峦叠嶂、清溪回流”之间的徽派古典家具,折射出哪些中式美学?

紫牛新闻2021-07-08

徽州古村落素以山水俊秀而著称,“黄山向晚盈轩翠,黟水含春傍槛流”(宋・郭熙《林泉高致》)便是生动的写照。徽州古村落多依山傍水,在营造村落时,则力求贴近自然,以“山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把自然村落建成“山为骨架,水为血脉”的生命有机体。评估徽派民间家具,设计师也多会通过对民间家具是否能传递文化价值的角度进行重点研究。

何谓民间家具?

映衬“本地化的生活”是关键

一般而言,文化人类学将家具归于“器皿和用具”类属的物质文化研究范畴,强调将器物与生活结合研究。虽然传统家具学术界在民间传统家具的地位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但民间传统家具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确实蕴含较丰富的文化内涵。

在中国地区性传统家具中,徽派建筑的人文特点综合性与整合性都较为突出。古代建筑赋于了徽派民间传统家具美感的造型和高超的制作技艺。

“传统民居建筑中的装饰图案和制作手法被大量地运用到传统民间家具中,充分利用制作条件及物质材料,表现为高度的概括并且美化了构件。”汉宁原木定制集团设计师小潘介绍,在家具木雕中以红木乌木楠木为上乘,木雕题材以江南民间吉祥图案、宗教人物、戏曲故事、山水和花鸟虫鱼等为多;表现手法上讲究艺术美,多用深浮雕和圆雕,提倡镂空效果,错落有致,层次分明,栩栩如生,显示出雕刻工匠高超的艺术才能。主要表现内容分为: 以人物为主的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宗教神话、民俗风情、民间传说和社会生活等题材。描写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的贵族生活,文人骚客的风雅画面和宗教神话、哲人先贤等事迹。

安徽历来拥有技艺精湛的工匠队伍,既为家具制作提供技术保证,也是民间传统家具不断提高的沃土。”据介绍,如在传统题材中的龙、凤和麒麟等,花卉中各种花朵的独特纹样,二方连续及四方连续,民俗题材的双喜、寿字、万字、八节和回纹,以及人物题材中的力士、仙佛、罗汉等动态形象,都被赋于美好而吉祥的寓意,而应用在建筑装饰的部位上。

融入中原文化?

外迁人口、文化、技术和财力“带入感”交织

徽州地处安徽省南部,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活动的足迹。西周时期,这里曾孕育了灿烂的青铜文化。春秋战国时代,徽州先后隶属于吴、越和楚国。秦统一中国后,曾在这里设黟、歙两县。当北方战乱纷纷时,中原世家大族为逃避战乱,纷纷向南迁徙,山环水绕的徽州自然成为世家大族避乱的世外桃源。

图1

三国两晋南北朝、唐末、五代和两宋之际,是中原世家大族迁往徽州的三大历史时期。可以说徽州是一个移民社会,徽州人中有许多是中原世家大族,他们大多因避难迁徙到徽州,还有一部分人是来徽州做官,后因社会变动或个人原因而留居徽州的。中原世家大族的到来,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和技术,为当时传统单一的文化融入了优秀的中原文化。

家具方面,木雕应用较多的,是床和衣橱,主要用一些高级木材制作。一般均用朱漆和金箔装饰木雕的表面,使其更加鲜明生动。明代初年,徽派木雕已初具规模,雕风拙朴粗犷,手法以平面淡浮雕为主。明中叶以后,随着徽商财力的增强,炫耀乡里的意识日益浓厚,木雕艺术也逐流向精雕细刻过渡,多层透雕取代平面浅雕成为主流。入清以后,对木雕装饰的美感追求更加刻意,涂金透镂,穷极奢华,虽为精工但有时反而显得繁琐。

较具有浓厚地方特色与民俗心理、行为规范的皖南民居、家具,作为民间艺术的一派,渗透着古徽洲民间文化的原汁原味,这其中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八仙过海”、“和合二仙”、“观音渡海”、《西游记》中的“闹天宫”、“猪八戒娶亲”、“三打白骨精”、“瑶池琼会”、“郭子仪祝寿”、“刘备招亲”、“麻姑祝寿”、“福禄寿”、“麒麟送子”、“抬角戏”和“闹元霄灯会”,以及体现劳动人民传统观念和美好向往的忠-“岳母刺字”;孝-“卧冰取鱼”、“封股疗母疾”;节-“民族英雄像”、“杨家将”、“戚家兵”;义-“周仁献嫂”、“苏武牧羊”等画面。

也有地方山水题材类,如:“黄山松涛”、“黄海(山)云涌”、“白岳飞云”、“寿山旭日”、“彰山叠翠”、“石洞流霞”、“碎石滩头”、“大屏积雪”、“石印回澜”、“龙尾山色”、“太白湖光”、“孤峰盘翠”、“烟云铺海”、“双桥夜月”、“阊门石峡”、“青萝线天”、“松萝雪斋”和“屯清归帆”等具有各地代表性的山水风光。

也还有表现新安江、渐江、练江、阊江、乳溪和徽水的沿岸风光。 以动物、花卉、树木、八宝博古、云头、回纹、几何形体和诗文为内容的木雕,如:龙、凤、狮、虎、象、麒麟和鳌鱼,以及鸡、鸭、鹅、猪、马、牛和羊等家禽家畜。

还有徽州特有的动物“四不象”;表现吉祥如意的“喜(喜鹊)、禄(鹿)、封(蜂)、侯(猴)”、“喜事连(莲)年”、“鹿鹤同春”、“三羊开泰”、“五福(蝠)捧寿”、“喜鹤登梅”和“岁寒三友”;以及石榴象征多子,桃子代表长寿,牡丹表示富贵等。

传统蕴含变化?

本土家族与外族文化“逆袭”出多元交汇

徽州山区盛产木材,皖地民居建筑绝大多数都是砖木石结构,使用木料特多且木材质料优良。通常家具、门窗都由相同工匠设计,形成统一的风格。

皖地民居中家具的布局,主体现纲常伦理对称固定的布局形式,亦有丰富的理学思想、宗族信仰等人文内涵。分厅堂家具、书房家具、卧室家具和其他类家具

上房的明间叫厅堂。厅堂不仅是家庭生活的起居空间,也是拜祭祖先、婚丧嫁娶、寿禧庆典、教化子女的重地,是家庭的礼制中心,家长制的象征。

厅堂的家具非常讲究,家具的布局、形制和风格具有很强的保守性,几乎一成不变,象征着儒家理学庄重、肃穆的伦理纲常。皖南民居家具适应建筑,在陈设上讲究规范化和对称性。正厅一般都有一个太师壁的布局,厅堂后的金柱间做樘板,称为太师壁,中间是一幅中堂画,两边是楹联,太师壁的下面有张长条案,过去供祖先神主,设香炉神台,近代摆自鸣钟,钟的东边摆瓶西边摆镜,取其谐音为“终生平静”,祝祷在外经商的男主人平安顺利。条案前是八仙桌,两边配太师椅各一把,是主人和客人落座之处。中堂两边,沿分隔堂屋和卧室的樘板对称各摆椅子和茶几,每侧三椅两几。厅堂共有一张条案、一张八仙桌、八把太师椅,称为“一堂”家具。

厅堂的家具类型有:桌类(图7)(八仙桌、圆桌)、条案类、椅类(图8)(靠背椅、太师椅(扶手椅)、交椅圈椅)、架几类(茶几,花几)茶几最普遍,方形,中有隔板,裙板有花纹雕饰。

民居中的充当书房功能的是别厅。古徽州人强调读书和明理,书房家具的书卷气要远远高过其他类型的家具。书房也是家族住宅团组中形制变化最多的,它没有一定的格式,也不受任何礼教的约束,整个风格力求亲切雅致,显得活泼、轻快、舒朗,但作为商人的生活环境,仍不免华丽。书房的家具很精致,新颖多变。种类有:书桌、椅子书架,也有不少专门家具,例如棋桌、琴桌和画桌等,用料和制作工艺都追求精美。

图2

卧室与厅堂一样,有一套标准的家具,是结婚时女方的嫁妆。其中有描金或者雕花的“满顶床”一件,包括床的装饰物床檐、床屏、春凳等;有净桶和桶箱;小衣橱和衣凳一套;鞋箱一对;大衣橱一对,这是卧室里最大的家具;有床下桌和桌凳,又称骨牌凳。还有面盆架,放于窗外。

家具全部朱漆油饰,以金粉描画,又有黄铜配件如锁、吊扣、合页、包角等,喜庆吉利,俗称“一房红”。 床有架子床、满顶床、罗汉床、烟床等。黟县的架子床长约2米、宽为1.5米,大都四脚着地,上有顶板下有踏板,床屉下为棕帮,四周有透雕栏杆。

满顶床更为普遍,左右和后部三面都是整块板镶接而成,床前向镶有木雕花板,雕镂精细,整张床可卸可装,床上靠后壁高处搁板,有的还没有抽屉,挂上布帐,满顶床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小空间。厢房里除了床帐外,以衣橱、柜橱和连三橱为多。卧室里常用兰梅竹菊和冰梅纹来修饰,寓意是“梅花香自苦寒来”,是冰凌纹的一种承继。

屋前后的庭院多以木材、石料为主要建筑原料,窗及门的雕刻十分精致。因此业内归纳皖地民居建筑艺术风格时,多以其自然古朴、隐僻幽雅,而又规制多变、用料精美。

通讯员 马晓芹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周海燕

来源:紫牛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