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小暑,草木欣荣暑正盛

新民网2021-07-06

夏天的一切都是丰盈充沛的,草木,阳光,雨水。太阳落山了,吃一碗冰凉清爽的绿豆沙,便消了大半暑气。

夏深了,时常走过的那条小径,已经被草掩埋了大半,快辨不清来时的路径了。“浅草才能没马蹄”,说的是春天的草,夏天的草,无人打理会疯了一般长,夏天的一切都是丰盈充沛的,草木,阳光,雨水。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来之前,趁清凉到园子里逛,园子里静悄悄的,水中的荷花开得正好,有红色有白色,比起荷花来,似乎那一池碧水还有田田的莲叶更具有清凉意。荷叶上还点缀着几枚清凉的晨露,风一吹,碧荷摇曳,露珠纷纷落入池中,滚珠走玉一般。一张张荷叶随风而动,就像是翩跹的霓裳,屈原的《离骚》中有“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红楼梦中描写警幻仙姑“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

荷叶的任何形态都可以入诗入画,从最初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到接天莲叶无穷碧,从青葱的翠绿到如今的深碧如水,体现出的是夏的深浅浓淡,时光的变化。

临水的香蒲蒲丛深深,清风过处,有一种蒲子特有的香气。这时候的香蒲结出了肥硕的蒲棒,圆柱形,棕褐色,上面被覆着绒毛,凑上去闻很袭人的清香。一枝枝蒲棒在水中摇曳,就像是水中点着的蜡烛,顶端还有灯芯状的细茎,采一枝回去,插在那只紫釉钧瓷瓶中,倒比别的花别致些。过去人们常用蒲棒做枕头,蒲绒质地柔软,有清热解毒安神的功效,父亲说他小时候的枕芯就是用蒲棒做的,每天睡觉都有一股子清香,听得我都向往起来。

现在走在路上偶尔能听到几声稀疏的蝉鸣,很散漫,不够悠扬。城市现在能听到蝉鸣也是不易,不是不够热,而是现在都是硬化的水泥路面,或是健康步道,不利于蝉的幼虫存活,自然蝉就少了。白天很难听到蝉声,午夜时分,想领略清风半夜鸣蝉的清凉与诗意更是不可得。如今想听蝉鸣得入山野,有一年在一座茶园吃饭,树林外众蝉齐鸣,时而悠扬,时而高亢,像是一支协奏曲,从来没听过那么响亮的蝉声,带着太阳耀眼的光泽。山里空气清新,草木丰美,蝉饫甘餍肥,声音就格外清亮,那天在树荫下足足听了半日蝉声。

傍晚,太阳落山了,路边暴晒了一天的木质长椅坐上去仍有几分温热,进入小暑,天气越来越炎热了,真正进入了三伏天了,吃什么都没有胃口。每天傍晚母亲都会熬上一大锅绿豆汤,母亲熬绿豆汤很有心得,先是中火煮二十分钟,煮至绿豆开花,然后关火焖上二十分钟,这样煮出来的绿豆汤绿豆粒粒开花,软烂,吃起来起沙。熬好的绿豆汤并不是绿色,而是呈琥珀样的深红色,放上白砂糖,吃起来开胃解暑生津。放凉之后还可以将绿豆沙放到冰箱冰镇起来,热得大汗淋漓,吃一碗冰凉清爽的绿豆沙,暑气也消了大半。(玉玲珑)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