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天变成一片荷叶

中国青年报2021-07-21

上小学时,老师在课堂上说,荷花清香美丽,朵朵绽放,就像一张张笑脸,让夏天充满生机,是最迷人的画卷。他还说,如果在夏天,变成一朵荷花,鲜艳灿烂,多么美好。那时,我年少气盛,就举手被老师叫起来后,反驳老师说,在夏天变成一朵荷叶,更有意义,荷叶不仅清香,而且实用,一片一片长在荷塘里,亭亭玉立,翠色诱人,让人感觉到阴凉舒爽。还有,摘下来晒干后,可以包装糕点、茶叶、卤菜,将肉裹在里面,放在蒸笼里蒸熟了吃,非常香美。老师听后颇为惊愕,怕我将来成为一个势利之人。

如今的我,并没有成为势利之人,却成了像荷叶一样平凡的饮食男人。多年来,我做着文学梦,整天躲进小屋摆弄文字,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人生缺失,还是一种心灵获取。总之,我没有成为老师想象中的另类,就像自己没有成为渴望中的文学巨人一样。

值得庆幸的是,我在每年夏天,总去荷塘,闻荷叶清香,看荷花盛开,我想无论荷花的娇艳,还是荷叶平淡如水,在我眼里都是风情。如今,我的视角不同了,感受也不同,就像一枚钱贝,有正反两个方面,正面刻着的,与反面刻着的,都会成为记忆,在灵魂中储存起来,成为思想的基因,也成了定格的印象。我记得,那位小学老师,当时还对我说,要成为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像荷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当时听了,就慷慨激昂地说,我歧视贪婪,没有小人之心,将来不会成一个小人。老师听笑了,他哈哈大笑说,那好,你就成为一片荷叶吧!

四十多年过去了,有时我想,自己不是荷叶,也成不了荷花。那荷叶,自然质朴,清香悠远,宁静如同天籁一般,在水色天光里,让人聆听到生命的安详与绽放,天香与神奇,无暇与灿烂。而我,没有荷叶脱俗的品质,就是个寻常之人,喜爱清香,渴望高洁,却在灵魂的寻觅中,常常迷失方向,找不到归家的路。我想,我不是荷花,更有道理,我有喜怒哀乐,灵魂深沉,性格浮躁,内心有世俗气息。事实上,作为饮食中人,这是自然的。可是,荷花恬淡,风情如画,灼灼绽放,呈现给人的,是灿烂的喜悦,绚烂的生机。可是,它根藏在淤泥中,就像我的灵魂,在寻根的痛苦中挣扎,突破后的思想,开放于蓝天艳阳下,那就不同了,轻风微澜,天地间一望无际,风情画卷。

记得少年时,一个雨过天晴的夏日正午,我在我家老屋的大门口,端着一盆荷叶粥,香美地喝着。父亲在屋内,酌酒吃菜,还不时喝着荷花茶。父亲边吃边喝边告诉我,酒舒筋活血,却火气太旺,荷叶与荷花就不同了,它们温和、柔美,可以减肥、去心火、降高血压。父亲说着,他美美地喝了一大口酒,那滋味,比喝荷花茶要浓烈甘醇。我当时想,人就是一个怪物,说着一套,做着又是一套,就像父亲嘴上说着酒的缺点,却美滋滋地喝酒。我还想,那荷花与荷叶的清香,还有怡神养身的秉性,是父亲欣赏崇拜的,却不是他最好的口味。

可以肯定,在我们人类的心境里,我们欣赏接天莲叶无穷碧,也爱惜映日荷花别样红。杨万里写荷的诗句,真是太绝妙了,让我想,在夏天我成为荷花与荷叶,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荷叶接天与荷花映日之中,我们看到了人类心灵的气象,那是一厢情愿的精神超越,而不是附庸情绪。

其实成为荷叶,或者成为荷花,都无所谓对与错,就像我曾经对老师说,我更喜欢在夏天,变成一片荷叶,那是少时的叛逆,或者说就像夏日的阳光太浓烈罢了。

责任编辑:谢宛霏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