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几颗果子给鸟吃

北青网2021-07-10

◎刘新昌

老人们的这些善举,有的是出于慈悲,有的是源自智慧

1

三年前,岳父在家门前种了两棵果树,一棵是杨梅,另一棵还是杨梅。

两棵杨梅树绿意婆娑地长了三年,树干从筷子般大小长到手腕般粗细,今年一挂果,就是一个小惊喜。绛紫可爱的杨梅,紫玛瑙般缀在碧叶间,泛着暗红色的光。或许是品种好,或许是土质优,总而言之,杨梅的味道超赞,饱满多汁,甜而不酸。

端午节回老家,一大早见岳父在摘杨梅,我去帮忙,没多久,就只剩下树尖上的一小撮没摘了,岳父忽然停了下来,对我说:“别摘了,留几颗果子给鸟吃吧。”

“给鸟吃?”我一时错愕。

“是的,杨梅长得这么好,也有鸟的功劳,它们天天呆在树上,除了吃果子,也捉虫啊。”岳父说。

听了这个回答,竟然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2

有一年秋天,和父亲去山坡边的地里挖红薯,挖到最后一行,父亲忽然坐下来喝水。他示意我也歇歇,我挥动锄头,准备一鼓作气挖完,这时,一只野兔忽然从红薯地边快速闪过,我丢下手中的锄头,追出了半里地,最后,兔子消失在一片丛林里。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红薯地,父亲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回家了。我看见还剩好几蔸红薯没有挖,挖过的地里,也散落着好几个红薯没装进箩筐里,俯身去捡,父亲说:“别捡了,回家吧,家里不会因为多几个红薯就有所改变,可你追赶的那只兔子,以及山上的小动物们,可能会因为这几个红薯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正处青春期的我,没觉得父亲的话有道理,反而杠精上头地顶嘴:“搞得自己有多伟大似的,要是这些动物不知道这里有吃的呢?这些红薯不就白白浪费了吗?”

多亏父亲天生一副好脾气,笑着说:“你知道我们家的菜地都在哪里么?”

“当然知道。”

“兔子、山鼠这些小动物不比你的记性差,它们肯定知道附近哪些地里有吃的,说不定那只兔子就是来了解情况的。再说了,即使山上有足够吃的,小动物不需要这些红薯了,来年,红薯也能腐烂成肥料养地啊。”

3

夏至一来,南方的梅雨季节总算过去。

前几天,我去楼顶晒被褥,碰到二楼的娭毑(南方方言,祖母或对年老妇女的尊称)在给她的菜地施肥。所谓菜地,无非是在十几个大泡沫箱里装上土而已。娭毑是个种菜高手,十几个泡沫箱子,腾挪跌宕,蔬菜种了一茬又一茬,自己吃不完,满楼道送,我就收到过好几回她老人家送的菜。

现在,靠墙的一排泡沫箱里,左边种着黄瓜,右边种着丝瓜,也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了许多小竹棍,沿墙扎起了一个瓜棚,两种瓜藤,沿着竹棍攀爬游走,葳蕤蓬勃,碧绿的丝瓜和黄白的黄瓜一根根垂下来,煞是惹人喜爱,那碧叶间,还冒出一朵朵黄色的花来,好看得很。天台的中间,种着许多茄子辣椒和西红柿,为了不让这些菜苗倒伏,每棵菜苗用两至四根筷子撑着,耐心细致如此,蔬菜怎会辜负她的期望。

闲聊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去,娭毑忽然问,“你家的剩饭剩菜是如何处理的?”

“倒掉啊。”我说。

“有点可惜,以后能不能把剩饭剩菜倒到楼道前的银杏树下去?”娭毑期待地看着我。

“当然可以啊。”

原来,几年前,娭毑见一只流浪猫在小区里面转悠,心生怜悯,就在楼道前的银杏树下摆了一个食槽,将自家的剩饭剩菜倒进食槽里喂养流浪猫。没想到,几年过去,来银杏树下“蹭饭”的流浪猫越来越多,现在已达七八只,她一家的剩饭剩菜根本满足不了这支庞大的“白吃”队伍,只能求我们这些邻居帮忙。

无怪乎从去年开始,动不动就能看见几只慵懒的猫儿躲在树下玩耍,原来是碰上娭毑这么个慈悲的主。

4

现在想想,老人们的这些善举,有的是出于慈悲,有的是源自智慧。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