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兰州新区,他是11个孩子的“大哥哥”

“你要的书到了,有时间过来取!”7月21日下午,丁宇航收到了书店老板发来的微信。这让他感到无比欣慰,因为答应小童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

今年25岁的丁宇航,是兰州新区党工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宣传报道组的职工。工作之余,他喜欢到附近村镇走街串巷,了解孩子们的需求,和他们交朋友。

上个月和新区华家井村的小童聊天,小童说要一套辅导书。可是丁宇航找遍了新区的大部分书店,都没找到。最后给书店老板留了自己的微信,等书到了说一声。

下班后,因为自己没车,而单位离小童的家比较远,坐公交单程要一小时左右,丁宇航特意叫了同事开车帮忙。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和他一起随访。

小童马上读五年级了,妈妈改嫁,爸爸外出联系不上,和眼盲的爷爷、多病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去年丁宇航了解小童的家境后,就每个月抽时间到家里帮扶。这次,他从书店里买了三本教辅,花去一百多元,还给小童和另外一个小朋友买了本子和笔。

一进家门,在院子乘凉的爷爷立即听出是丁宇航来了,热情地招呼到屋子里。正在写作业的小童亲切地叫了声“哥哥!”。

“你这次期末考得怎么样?”

“四门都90多!”

“那还不错,继续努力!”

丁宇航把书和学习用品都交给了小童,关切地问起她的近况。“上次给你的衣服合身不,咋没穿?”

“奶奶不让穿,怕弄脏。等上学了再穿。”

……

几番交谈,丁宇航起身告别。车开出好远,回头看去,小童还站在路口挥手,再挥手。

“这个女孩学习成绩好,就是家庭条件限制了她。我已经联系了一个外地的好心人,每月给小童寄400元的生活费,保障了她的基本生活。”丁宇航说,比起小童,他更担心的是元山村的一个小孩。

丁宇航资助的元山村这个小孩今年读六年级,孩子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不幸双双身亡,爷爷经受不住打击撒手人寰,他现在和奶奶相依为命。

“自卑,叛逆,不爱与人交流,学习成绩差。”丁宇航说自己现在只能给小孩一点生活费用,尽可能地与小孩多交流。

丁宇航到元山村时已经晚上8点了,家里只有小孩的奶奶。“我刚回家,没来得及做饭,娃娃吃了方便面就到外面玩去了!”老奶奶在村里打零工,照顾孙子生活。

丁宇航问了一下孩子的情况,把随身带的文具留下就出了家门。老人说把孩子叫回来,丁宇航拒绝了,他说让孩子自由地玩一阵,别打扰。

这样的小朋友,丁宇航在新区结识了11个,他是他们眼中热心的“大哥哥”。

2020年8月从南昌工学院毕业后,丁宇航参与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来到兰州新区。参加工作以来,他通过查阅咨询各方信息,统计兰州新区事实无人照看儿童和留守儿童数量,撰写发布“用爱心撑起孩子们的天空”关爱儿童倡议书,策划组织并参与大小几十次志愿者公益活动,还用自己的工资给11名儿童购买学习用品、书籍、衣物,购买米面油上门慰问。

其实,丁宇航的工资收入并不高,母亲做过癌症手术,除去给家里的和捐助孩子的钱,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不足千元。同事们都知道,丁宇航一天只吃两顿饭,中午不吃饭。丁宇航说自己从小就这样,习惯了不吃午饭,但是同事都知道,他是把午饭钱省下来,大部分给了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我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长这么大,只见过父亲一次。可能与我的经历有关,现在看见这些单亲孩子,我就想尽可能地帮帮他们。”这是丁宇航的真实想法。同事们受丁宇航的感染带动,也自发加入到爱心队伍中来,每到周末或其他空闲时间,相约一起到附近的困难家庭,用自己的爱心温暖着这些孩子。

“今年我在新区的服务期就到了,接下来还得继续找工作。”丁宇航告诉记者,希望新的工作依然在兰州新区,那样他就能经常看望帮助这些小孩。转念一想,他又说,“即使我不在新区待了,相信这些小孩也会得到更多人的关爱。”

文/图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 张鹏翔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