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爱”票房难“爆”,暑期档动画电影要靠“一拖二”才能火吗?

上观新闻2021-08-03

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就可以扛起一个暑期档的票房。今年尽管有十几部动画电影上映,但目前尚未出现一部“哪吒”式的爆款。

冲出地球

日前,原本定档7月30日的动画电影《冲出地球》突然宣布撤档,择期上映,似乎有意避开与近期上映的上海出品动画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正面竞争。而受到年轻人喜欢的《白蛇2:青蛇劫起》,也因为不适合低幼儿童让很多人在观影选择上分外纠结。

低幼向动画里,“孩子喜欢”成评价热词

近年来,国产动画正逐渐改变“给小孩子看”的单一面貌,越来越多成人向动画电影丰富市场,但能否获得票房成功仍然充满未知。今年春节档中,成人向动画《新神榜:哪吒重生》就被低幼向动画《熊出没:狂野大陆》票房逆袭,导演赵霁曾发长文感慨:“在国内,动画电影市场太狭窄了,每年中国有几百部电影上映,而非儿童向动画电影却只有一两部。我们问过自己,这样的动画电影真的没有市场吗?”

如今,同样的问题又摆在《白蛇2:青蛇劫起》面前。暑期档动画电影,非得要“一拖二”票房才能好吗?

暑期票房,“青蛇”难扛

“今年的暑期档似乎有些冷清。”豆瓣上,有影迷感叹,往年“神仙打架”的暑期档,今年却缺乏爆款。暑期档通常从6月1日开始算起,到8月31日结束。据灯塔专业版统计,今年6月、7月全国总票房分别为21.02亿元、32.27亿元,远低于2019年的41.86亿元、57.56亿元和2018年的35.77亿元、69.64亿元。

作为国漫大片,一度在购票平台雄踞“想看”榜首的上海出品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在上映前就被寄予了扛起暑期档票房的重任。该片上映后首日票房达6373万元,首日排片占比42%,创国产动画电影新纪录。截至8月3日13时,影片上映12天,票房3.83亿元,虽然成绩不错,但离“爆款”还有距离。

近年来,暑期档票房体量可占全年总票房的四分之一,年度头部影片往往都诞生在暑期档,而动画类型在其中又占有优势。灯塔研究院行业分析师张荣棣介绍,过去五年的暑期档中,动画电影表现一直较好,如2016年的《魔兽》、2017年的《神偷奶爸3》,2019年更是诞生了年度票房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汤惟杰曾指出,动画电影的主要受众年龄跨度不如一般电影,观众在挑选时自主意识也非常强。因此,《哪吒之魔童降世》“爆”得并不容易。有影评人认为,该片同时激发了因缺乏陪伴而不被理解的孩子,以及爱着孩子却因工作无法陪伴的家长的共情,在观影群体上得到了很大的拓展。

相比之下,《白蛇2:青蛇劫起》尽管有不错的品质,但未能大爆,很多人分析,这和它某种程度的“儿童不宜”有关。影片讲述小白被镇在雷峰塔下,小青意外坠入险象环生的修罗幻境,怀着救小白的执念开启全新冒险之旅的故事。一方面影片涉及情爱主题,另一方面朋克风格、强者才能生存的修罗城设定让影片色调略显晦暗,械斗、枪战等情节设置也不乏暴力因素。

市民程杰一家三口去看了《白蛇2:青蛇劫起》,由于此前看过前作《白蛇:缘起》,他对于该片并不那么“合家欢”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儿子暑假后读初三。假期带孩子观影是一种放松和家庭活动的好方式。白蛇传题材本身没有哪吒适合小朋友,但对于中学生、大学生来说是合适的,而且对他们的爱情观、世界观塑造也是有益的。”他认为,影片很有新意,尤其打造了一个充满想象的平行世界。

与春节档相比,今年暑期档29岁以下的观影人群更多,尤其是20岁到24岁的大学生群体占比相较春节档高出2个百分点,这也是《白蛇2:青蛇劫起》的主要观影人群。张荣棣介绍,今年有超过10部动画类型电影定档暑期,数量较多,但在市场表现上,“数量多少不重要,优秀的品质才能脱颖而出”。

“今年暑期档动画普遍表现不佳,除了《白蛇2:青蛇劫起》,未上映前观众就已经在期待了。”上海一家影院经理于先生认为,《白蛇2:青蛇劫起》目前票房没有预期中的高,除受最近疫情影响外,也和影片130分钟的时长偏长有关。此外,影片7月23日上映,接着台风“烟花”就开始影响上海,使其错过了首个周末档期,对票房也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成人动画竞争对手是真人影片

低幼向动画里,“孩子喜欢”成评价热词

今年暑期档中,也有不少适合儿童观影的动画,如《巧虎魔法岛历险记》《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4:完美爸爸》等都属于“陪娃”电影,将于8月6日上映的《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也打出合家欢牌,希望借萌趣风格的人物形象和喜剧元素吸引亲子观影群体。

今年春节档时,曾有网友发出疑问,“无法理解《熊出没》的票房为啥一直比《新神榜:哪吒重生》高”,有人一语道破真相:“《熊出没》是春节档幼儿唯一可以看的”。根据灯塔专业版监测,《新神榜:哪吒重生》《姜子牙》等成人向动画电影,负面评价都包括“不适合孩子看”“小孩看不懂”等,而《巧虎魔法岛历险记》的评论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孩子喜欢”。

从数据来看,《熊出没》的观众中女性比例较高,年龄层集中在30-39岁,多数是母亲带儿童观影,而《新神榜·哪吒重生》的观众年龄层分布均匀,20-29岁用户比例显著较高,两拨人群鲜有重叠。

张荣棣认为,家长带孩子去影院看电影是一项“刚需”,与成人独自或与他人结伴去看电影的属性有差别。“成人向动画电影和幼儿向动画电影虽同属动画电影,但适合成年人观看的动画电影是在和真人电影竞争,争夺的是成年观众的注意力。幼儿向则是满足儿童观影需求,是另一条赛道。”

换句话说,《新神榜:哪吒重生》的档期竞争对手不是《熊出没:狂野大陆》,而是《唐人街探案3》,《白蛇2:青蛇劫起》在本个暑期档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其他低幼动画,而是《怒火·重案》等真人大片,能够取得目前的成绩已属不易。

今年暑期,《熊出没》的出品方推出动画电影《俑之城》,该片曾入围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片单元,电影利用三维动画设计将中国古代文物“复活”于银幕上,借由一名少年的冒险成长历程开拓国漫奇幻世界的疆域。影片上映前,主创团队特意走入同济大学路演,显然将20-24岁的年轻人群体当作受众群,但截至目前,《俑之城》票房6950.3万元,远不及动辄数亿的《熊出没》系列。

儿童才是暑期动画观影主力军?曾有主打儿童IP动画的制片人在描述市场信心时表示,除了儿童粉丝基本盘外,由于其需要家长陪同的因素,使得观影人次可以翻倍。“一拖二”“一拖三”的方式,也是许多幼儿向、合家欢类动画电影的票房法宝。张荣棣认为,虽然亲子类动画电影可以带动一次性家庭多人购票,但影院观众的主力人群仍是成年人,“能否获得成年人的喜爱,才是影片取得高票房的最重要动因。”

程杰注意到,由于今年是建党百年,暑期档有《1921》《革命者》《中国医生》等一批高品质主旋律影片集中上映,同样吸引年轻观众群体,《白蛇2:青蛇劫起》能从中杀出一条血路,证明它是有看点和市场的。

成人儿童,不是非此即彼

《白蛇2:青蛇劫起》导演黄家康在上海路演现场。

近年来,国产动画一直努力突破“幼儿动画”的藩篱。有观点认为,改变“动画片给孩子看”的理念,中国动画才能真正崛起。

早在2014年,暑期档动画电影《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首映日就以1278万元票房超过《白发魔女之明日天国》《绣春刀》等多部大片成为当日冠军。该片观影人群中,20岁左右年轻人占最大比例,被业内看作国漫开始进入当时内容稀缺的青年动画电影市场的标志。

2015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靠“自来水”口碑逆袭,在暑期档获得9.56亿元票房,成为现象级作品。近几年《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缘起》《姜子牙》等面向年轻人市场的动画作品相继推出,并取得不错的票房,坚定人们对国漫崛起信心的同时,也进一步培养了动画的成人观众群体。

不过,面向成人观众并不等于要拒绝儿童观众。中国知名动画人王雷认为,儿童观众和成人观众不是非此即彼的,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动画产业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动画是面向全年龄段的产品。“当下中国的动画观众群体以亲子和年轻人为主,但这两个群体外,国外动画观众还有许多其他人群,会和电视剧、电影人群有更复杂的重叠。动画需要针对不同年龄段细分市场。从未来趋势看,中国动画的潜在市场会越来越大。”

粟子骞开学读大二,前几天,他和母亲一起去看了《白蛇2:青蛇劫起》,对特效画面印象深刻。“这样的成人向动画放在暑期档,效果可能不如放在春节档、十一档好”,但他也认为,动画片做给成人看还是给儿童看,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其实动画电影完全可以既瞄准成人,又瞄准孩子。成人去看剧情,孩子去看动画效果。”

“95后”吴小姐带着侄子一起去看《白蛇2:青蛇劫起》,对电影中的脑洞非常赞赏,“它设定成小青穿越到和我们现代城市一样的场景中,特效做得非常好。事后我问过侄子,他觉得动画特别好看,尽管看不懂剧情,但认为其中的‘小狐狸’很有趣。”

“追光的创新策略和创制水准在这个作品中得到了充分展现,除了剧情稍有瑕疵,其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它是国漫崛起的最新成果,也是中国当代动画电影制作水准和艺术成就的新标杆。”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程波认为,《白蛇2:青蛇劫起》整体制作水准很高,创作策略也延续了追光动画公司近几年的整体战略——将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故事与当代元素,特别是和带有年轻人趣味的朋克元素结合。“在这种策略下,它虽然不是特别适合低幼群体,但是向下兼容度特别强,尽可能扩大了题材的观众接受度。这种创作其实代表了中国国漫发展的一种探索方向,是有价值的。”

暑期动画,本应多元

吴小姐从小看日漫长大,原本对国漫有排斥,但从《大圣归来》开始,她对国漫重新燃起了信心,也看到了其稳定进步的趋势。“不过,目前名气比较大、制作比较精良的一些国漫,其实还是从中国古典神话里出来的,希望能看到一些更新的题材。”

近年来,成人向动画电影破10亿越来越难,是否意味着观众对神话题材已经审美疲劳?程波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或者神话元素进入动画片,应该是一个举双手赞成,且可操作性很强的角度,目前远未达到审美疲劳。“把传统文化当代化、年轻化是有很大挑战的,追光动画从《小门神》开始,到《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等作品的探索令人赞赏,也在创作中呈现出一些新鲜感。但这只是其中一种方向,此外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方向和空间。”

此前定档7月30日的动画电影《冲出地球》是彩条屋影业继《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后,全新推出的“国风科幻”系列的开篇之作,然而,这部打出“首部国产科幻动画”的影片在上映前夕匆匆撤档,也让人感受到了国漫在题材开拓上的艰难。

程波认为,《冲出地球》作为科幻动画,面临着科幻观众兴趣和成人向动画潜在观众兴趣的双重挑战。“纯粹的硬科幻动画在好莱坞也不多,硬科幻观众在观影里想看的是科学细节的真实,而动画片嫁接科幻,从某种意义上讲有点吃力不讨好。有探索值得鼓励,但确实会更加困难。”

在另一方面,剧本还是不少国产动画电影的短板。观众“蛋蛋”认为,从《大圣归来》开始,国产动画电影特效越做越好,但剧情大都经不起反复推敲。“不管动画还是真人,都只是电影的一个表达形式。有好故事,才能同时吸引成人和儿童观众。”

动画爱好者徐女士陪12岁的儿子看了6遍《疯狂动物城》。“我们都觉得很好看,很多迪士尼动画有想象力,又有人性的复杂和改变,且主旨光明,有正能量,适合成人,也适合孩子。”但对于近期推出的一系列国漫作品,她持观望态度,“在讲故事和审美设计上,国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为家长群体,程杰呼吁多一些适合儿童和亲子的高品质动画电影。“正好中央发了‘双减’通知,小朋友双休日和法定假日的时间多了,如果多一些更适合他们看的片子,对小朋友、社会、投资方来说是三赢的。”

“暑期档动画应该是丰富多元的,合家欢式的作品当然要有,像《白蛇2:青蛇劫起》这种偏成人向动画也要有。跳开档期来说,这种动画片探索也是很值得鼓励的。”程波说。

今年春节档,赵霁8岁的侄子也去看了《新神榜:哪吒重生》,并夸赞是他看过最好的一部。“我高兴的点不在于他夸我导演的电影,而是他们这一代孩子有中国自己的动画电影可以去看”,他希望下一代年轻人能把中国动画人的梦想传递下去,让以后的孩子能够看中国自己的动画,这是更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白蛇:缘起》2019年上映,由黄家康和赵霁两位年轻导演联合执导,如今,他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也让追光动画在2021年内接连上映了《新神榜:哪吒重生》和《白蛇2:青蛇劫起》两部作品。按照计划,《新神榜:杨戬》将于2022年上映。追光动画的制作效率,从三四年一部达到一年一部。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说,国产动画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5到10部《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样的作品。当暑期档能有5到10部《白蛇2:青蛇劫起》这样的高品质动画作品,也许国产动画才能真正扛起暑期电影的票房。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朱瓅

图片来源:片方

来源:作者:钟菡 皮光宇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