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心灵的归处

新民网2021-07-10

我觉得自己早已是个新泾人。我在新泾生活的时间,超过了生命的三分之一。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曾是城区里四处飘荡的一叶风筝,牵线的一头,长系在新泾的土地上。我流连粉墙黛瓦的自然村落,喜欢田野上的春华秋实,我用脚步丈量阡陌如网、沟渠纵横,也曾用才情不足痴情有余的秃笔,为新泾的日新月异而歌唱。而今,离别已有六载,对它的怀想,至今缀补着游魂失落的一角。

近日,有幸见到《吾心归处》一书的小样,以一个个新泾村民、居民、建设者的笔触和镜头,翔实、真切地记录下了新泾过往岁月的大量片断,激活并丰富了人们对新泾昨天的记忆。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此书的出版,还与修志有着关系。新泾镇地方志办公室的两位主要编纂人员——张凤岐和他的良师益友胡敏豪,是喝着家乡水长大的新泾人,对脚下的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一边修志,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组织民间文化人士,借助镇史资料和剪裁之余的“边角料”,创作了名闻遐迩的180米镇史绘画长卷,推出了《画说新泾》系列连环画,继而又有这本《吾心归处——新泾民间回忆录》的集子即将问世。

有趣的是,催生该集子的“引子”,竟是一堆没能入志的照片。原来,张凤岐曾拉起过一个“田野摄影协会”,其会员及摄影朋友,拍摄、积累的大量新泾纪实照片,都成了修志的档案资料。照片多,志书容量有限,许多好照片无缘入志,实为憾事!为使更多历史照片能发挥应有作用,长宁区档案馆拟特事特办,将积累的照片资料汇编成《新泾镇志》的副本。此事令新泾的乡土摄影家和爱好者们既感动又兴奋,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读照片,忆往事,拿起笔写文章,以让更多人“记得住乡愁”。动议得到了新泾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征稿启事发出后稿件如雪片般飞来,修志又一次产生了喜人的效应。

书中的300余幅历史照片、近百篇回忆文章中,新泾地区曾经的水乡风光、陈年老宅、农田劳作、村企活力、贤达人生、能人轶事、公俗良序、多彩文化等等,都有了真实的再现,佳作不胜枚举。《家有学堂》一文,作者严幼馨回忆祖辈为了乡民子弟就近念书,腾屋给政府办学近半个世纪。通篇文字从容平和,彰显着家族基因的良性传承。《我们的母亲徐福娣》一文中,陆家儿女惠琴、惠新和彩勤,追诉母亲生前作为“一个永葆纯正的共产党员”,在村里家里处处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的点点滴滴,读来感人至深。居阿根的《梦回屈家桥》,深情回忆当年自然村落的江南风情,四季更替的田野景色,趣味盎然的农村生活,还有串连着家家户户的泥巴小路……《踏菜》中,张洪德送蔬菜进城的艰辛与乐趣,令读者动容。它从一个角度折射出勤奋的新泾人,如何在一穷二白中起步,坚忍、乐观地走到了改革开放、经济繁荣的今天。书中还有大量记录城市化进程中,新泾经济社会发展、精神文明建设、旧貌变新颜以及多姿多彩文体生活的内容,令这本寄托乡恋乡愁的集子,充满了时代的主旋律和追梦的激情。

距离产生美。历经岁月的淘洗,过往的乡村生活,变得愈发凝重、珍贵而充满魅力,我们从中感悟社会的变迁,时代的前行轨迹,领略耕耘者的奉献与大自然的回报;我们感恩祖辈的勤勉、艰辛和繁衍生息、庇荫后人的业绩;我们还从来路上看见了自己的身影,看到了母土对儿女的滋养,环境对生命的陶冶,还有高天厚土间世代传承的久远历史所赋予当代人的责任与使命。

记住乡愁,拥抱心灵的归处。(甘建华)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