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遐思

广州日报2021-07-17

羊城五月,夏日雨多。 有时突如其来,雨下得令人猝不及防。前阵子在海珠湖,正观赏着花开湖光美景,波光潋滟,繁花锦簇,彩蝶翻飞。明明是个大好晴天,忽然说翻脸就翻脸,刹那间,哗哗下起了瓢泼大雨来,真应了那句俗话:“五月天,孩儿面,说变就变。”蜂藏鸟伏人慌走,而当你气喘吁吁地跑到避雨的亭子时,天又放晴了,气人恼人不? 有时酝酿半天,却又雷声大雨点小。一会儿乌云摊开布满天空,一会儿乌云翻滚叠加堆起来,变得厚厚重重的。天一直阴沉沉,伴以雷声訇訇,以为就快要下雨了。结果,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勉强洒了几滴就匆匆鸣金收场。 有时则是狂风暴雨,惊心动魄。5月里有好几个深夜凌晨,忽然狂风大作,没关紧的门窗被吹得啪啪作响;雷声轰鸣,仿若当头劈下,震耳欲聋;闪电熠熠,一道接一道,隔着窗帘,都能感受到窗外那划空呼啸而来的刺眼的光,在漆黑屋子里闪现着,一道明一道暗。此时的我,早已被惊醒,蜷缩在被窝里,心惊肉跳,瑟瑟发抖。 大概此时,只有高耸入云的广州塔,依旧铁骨铮铮刺向苍穹吧。 下雨的时候,我通常不出门。 喜欢泡上一壶茶,搬来椅子,坐在客厅与阳台的交界处。这样既不会被雨水溅到,又能感受到夏日里雨天带来的清凉与惬意。 品茗,观雨。茶叶在杯中翻滚,雨水如注倾泻,这是南方夏日常有的壮阔景象,与“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的绵绵春雨大相径庭,也有别于秋雨潇潇、冬雨凛冽。 夏日的雨,不会下很久,常常戛然而止,最多半个时辰就“云收雨过波添”。雨后碧空如洗,云山巍巍,珠水澹澹,彩船悠悠,一切焕然一新。而被大雨按下暂停键的人们,重新恢复脚步匆匆,只是这会儿觉得清风送爽,身轻如燕,健步如飞,务实的羊城人再度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工作中去。 郊区乡下又是什么情景呢?我想大概会像顾城的《初夏》: “所有早起的小女孩/都会到田野上去/去采春天留下的/红樱桃/并且微笑” 等到端午的“龙舟雨”过后,羊城的雨天就渐渐少了。 不知不觉已到夏中,真是“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谢世明)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