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青年在黄土高原探寻“减贫密码”

参考消息2021-07-22

(文/吕梦琦 原勋 王学涛 洪慕瑄 王皓 解园 高剑飞 陈志豪)

来自毛里求斯的苏玛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3年,现在是浙江省温州和平国际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过去几天,她对中国的减贫成就有了更深的理解。

中国仅用8年时间就打赢了脱贫攻坚战,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月13日至17日,苏玛和来自另外12个非洲国家的青年代表在山西兴县参观了当地脱贫村、易地扶贫安置点、扶贫产业等一系列与减贫有关的内容,考察中国小康生活,探寻中国“减贫密码”。

进村入户了解村民生活

成行前,苏玛听说山西很穷。2008年,她从毛里求斯来到中国后就在浙江省温州市学习工作,那里的农村到处是漂亮的小洋楼。

但在兴县沙壕村走访一天后,苏玛改变了看法。这个黄土高原上的小山村,距离县城约27公里,曾经是深度贫困村,2014年时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2户215人,年人均收入仅2300元,经过努力在去年底全部脱贫。

这些来自13个国家的非洲青年中,有在华留学生,也有律师、医生、记者和创业者。在沙壕村,他们跟着驻村第一书记孟庆克进村入户,了解农民脱贫后的新生活。

2015年至今,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先后派出3位第一书记到沙壕村对口帮扶。孟庆克是第三任第一书记。

孟庆克看到什么就介绍什么,非洲青年拿着笔和本边走边记录。

“我们脚下的水泥路,以前是土路,这是2019年当地政府帮助村民硬化的,属于‘户户通’工程。”孟庆克说,有了这条路,下雨天村民再也不用泥泞出行。

走进村民王五世的家,苏玛被一口口窑洞所吸引。窗户上方是木构件拼成的几何图案,上面涂成绿色,非常漂亮。非洲青年们轮流坐在王家的土炕上,拍照留念。室外艳阳高照,室内凉飕飕的,如同安装了空调。他们觉得土窑洞“冬暖夏凉”的功能很神奇。

听说村民喝的是山泉水后,来自莱索托的非洲广东总商会公关部部长李诺,从水缸里舀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她动情地说:“在这座房子里,我想到了自己的祖母。我希望能为她建一栋这样的房子,但她已经去世了。”

孟庆克说,以前村民都是挑水喝,生活不便。后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投资56万元,实施了山泉水入户的饮水工程,既方便百姓生活,又保证了饮水安全。

除电视机、冰箱等现代化家用电器齐备外,最打动摩洛哥青年何晓娜的是,这个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里竟然培养出3名大学生。如今,他们成家立业,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给村民蹚出一条致富路”

在五保户刘增应家,非洲青年对他的生活非常关心。这位71岁的老人有7个兄弟姐妹,由于家穷孩子多,自己打了一辈子光棍。如今到了晚年,他住进政府给建的新房里,吃穿不愁,还能通过手机上网,日子过得平静安康。

在一个退休老师家,非洲青年们听说他一个月退休金有4700元后,都鼓起了掌。

“我惊讶地看到这里的基础设施非常完备。虽然没有大型商业中心和高楼大厦,但村民不缺任何生活用品。”苏玛说,这里的农村虽然没有温州富有,却有自己的特色和文化。

距离村庄3里外的一条山沟里,村民王桂平和哥哥在努力打造一片采摘园。近3年来,他们投入150余万元,已经清理出一条土路,200亩玉米、土豆长势正旺,半山腰上还种着山楂树、板栗树、梨树、桃树、杏树等。此外,他们还养了200只羊,羊粪发酵做有机肥。

38岁的王桂平和哥哥在外承包工程,每年能挣30万元,但他们一直想回家创业、建设家乡。他们的目标是打造生态园或采摘园,走电商之路,如今商标正在注册中。“我们这个地方太穷,我想给村民蹚出一条致富路。”王桂平说。

“在这里我看到了人的决心。两个兄弟真的付诸实践,自己过好后,还想帮助别人。互相帮助很重要。”苏玛说。

“这个减贫思路挺不错”

“当我们听说有人靠剪纸脱贫时,一脸困惑。”28岁的喀麦隆青年门杜用地道的汉语表达着自己的惊讶。

他正在北京大学读博士研究生,这一事例让他明白:中国减贫不止一条路可走,基层干部需要了解当地特色和生产能力,精准扶贫,撬动群众致富的内生动力。

70多岁的聋哑人贾强儿,是沙壕村的一户脱贫户。老伴儿去世早,她独自抚养5个孩子长大成人。虽然身体有残疾,但她心灵手巧,擅长剪纸。谁家生娃娃了,她剪葫芦形状的剪纸;有人结婚,她剪一对莲花;过年时,她剪各种吉祥寓意的窗花。贾强儿不仅自己剪,还把手艺传给自己的女儿刘美文。

2020年8月开始,在第一书记孟庆克的帮助下,她们的剪纸卖到北京、深圳甚至国外,一共卖了近万元。“挺高兴的,没想到土手艺有一天还能挣钱。”43岁的刘美文说。

减贫致富离不开产业支撑。

非洲青年代表们参观了山西清泉醋业有限公司,了解手工醋制作流程,查看老陈醋、黑小米醋、黍子醋、红枣醋饮料、饺子醋、芥末醋等各种产品及包装,并品尝自己喜欢的产品。

来自喀麦隆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高飞拿起一支口服醋,细细品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保健醋。对这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感兴趣。

“对农产品进行深加工,这个减贫思路挺不错。非洲农村也有这样的工厂,但不多,中国的做法值得学习。”高飞说。

让非洲青年感到鼓舞的是,这家陈醋生产基地由农民企业家白清泉和兄弟们创办,年销售额6000余万元,解决了当地百余名农民的就业问题。

为世界贡献“减贫教科书”

中国正在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在参观学习之余,苏玛和另外两名非洲青年还一起开直播,推销兴县的土特产,为当地乡村振兴出一份力。

2020年,中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79万亿元,是推动农民脱贫的强劲动力。

来自津巴布韦的米莱创办了一个国际志愿者服务平台,对电商带动农民脱贫的威力印象深刻。他说,电商直播能很好地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他很愿意参与直播带货,为这里的农民过上好日子发挥一点作用。

布隆迪《新生报》记者文森特对配套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旁边的扶贫车间产生了浓厚兴趣。那是一个服装加工车间,能为120余人提供就业岗位。当地政府提供场地和职业培训,一些搬迁到安置点的脱贫农民被安排在车间上班。

“这非常有意义,帮助村民谋生,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而不是只改善了居住环境。”文森特说。

在一个居住着3224人的移民新村,崭新的楼房与展板上村民搬迁前的旧窑洞形成鲜明对比。尼日利亚青年、一家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欧宝叶看着他们搬迁前的照片,几近落泪。她感叹道:“中国政府对人民承担起了责任,希望所有国家仿效这一做法。”

“十三五”期间,中国有960多万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全部乔迁新居。非洲青年们说,中国不仅创造了一个人类减贫奇迹,也为世界贡献了一本“减贫教科书”。

来源:参考消息网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