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与自己和解了

央视新闻2021-07-11

最近,“与自己和解”这个话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夜读》也常常收到这样的留言:像我这种缺点很多的人,到底要如何接纳自己,与自己握手言和?

我们与自己的关系,是这个世上最重要、最核心的关系,且将伴随一生。也许,“只有当我们与自己达成和解,与自己建立深层、和谐的连接时,外在生活中的那些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哪个时刻,你与自己和解了?》

每个人生活中,都有一些难以接受却又确实存在的部分,和处理“我与他人”“我与世界”的关系相比,处理“我和我”的关系更为内核。和自己和解,就是处理“我和我”关系中的重要一环。

哪个时刻,你与自己和解了?

01

26岁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差一点人”

差一点考上重点中学,差一点去了重点大学,差一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差一点拿到大公司的offer(录取通知)……我的人生,一次次和“成功”擦肩而过,好像总是差一点。

这真的太让人沮丧了,特别是,我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

这种差一点的人生常常让我有一种较为悲哀的心情,虽然生活在继续,但我在内心深处始终隐隐地怨恨着自己。

似乎是很偶然的一天,我晚饭后在楼下散步,小区的荷花开了,晚风温柔地吹着,我感到一种突然的幸福,我试着回想我过往的人生,突然觉得那些“差一点”其实都“挺好的”

因为没有上重点中学,我的中学生活没有被学业过分地挤压,保留了一些我至今仍在享受的爱好;虽然没有去重点大学,但在那所普通大学里遇到了现在最好的朋友;那场未竟的恋爱虽然遗憾,但会永远美好在记忆里;现在这份工作没有大公司的光环,但加班很少时间自由,其实挺适合自己的……

一定要说,那就是我和自己和解的重大时刻,尽管这个时刻看上去那么普通。我突然发现,人生不是一定要怎么样的,不是一定要去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不是一定要比别人厉害,我可以错过,可以落败,可以普通地、尽我所能地活着。

讲述人:大风吹去

02

在女孩们最在意外貌的青春期,我的体重飙升到人生的峰值,与旺盛的胃口相伴的,是极致的羞赧和自卑。我不敢在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孩面前抬头,总觉得她们看我的眼光意味不明。

后来,体重减了不少,但自卑感却延续了下来,我总觉得自己不够漂亮,习惯挑剔自己,习惯盯着自己的缺点不放。

与此同时,为了弥补这种外貌上的自卑感,我在工作时以一种近乎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努力做到最好,事事追求完美,可还是很难让自己满意,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焦虑又拧巴

可能是因为实在太累了,我终于决定接受自己真正的样子,不再自己和自己打架:我从纠结于外貌上那些“瑕疵”,转而去寻找适合自己风格的妆容和服饰;我仍在工作上尽心尽力,但不再用结果苛求自己;我依旧欣赏他人的精致和美丽,但不再嫉妒和焦虑……

跳出了完美的“模子”后,我发现自己不可思议地从容了起来,这种从容随之带来自信,自信铸成自我,最终吸引到了那个越过外表真正欣赏我的人。

我终于明白,人不是因为完美而被爱,人是因为成为了自己而被爱。

讲述人:芝芝

03

我人生中几个重要的与自己和解的时刻,都伴随着同样一种心情:承认自己的“无能”。

举个例子,我一度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作家,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这个愿望强烈地搅扰着我,让我兴奋,也让我对正在做着的本职工作有些不屑和敷衍。我想着自己终有一天,会和思特里克兰德(小说《月亮和六便士》的男主人公)一样,辞职奔向自己的“月亮”。

五年后,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无能”——我只会写几个平庸的文字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天分,我大概率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作家。

刚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时的那种痛苦,简直无法言喻,因为那是对我长久以来想要的东西的放手。可奇怪的是,这种阵痛过后,我感到了一种彻底的轻松,我终于不用在现实生活和遥远幻梦中挣扎,我终于可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生活本身”而非“生活的意义”上了。

我说的,绝不是一个放弃梦想的故事,也绝不是一个无奈妥协的故事,而是和一样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握手言和的故事。我仍然喜欢写作,只是不再一定要以什么身份去写了。

有时候,在人生的某些事情上,无论我们多热爱,也必须承认自己的无能。这,也是一种和解。

讲述人:何钦

04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是那个不幸的人,并且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走出这种不幸。

父母的争吵占据了我童年的大部分记忆,仿佛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成为“战争”的导火索。我听着那些刻薄相向、嘶声力竭的话,对爱情、婚姻、家庭这些事充满怀疑。

这粒怀疑的种子种在我心里,越长越大枝繁叶茂,最后以浓重的阴影投射在我人生的每一处驿站: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亲密关系,和父母的关系长久地紧绷着,悲观地认定自己不可能幸福……

后来,一位朋友对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正因为你曾经历这些并且深受其伤,你才永远不会成为那样一个人,如果你有一段亲密关系,你绝不会让它被尖锐的争吵和相互指责笼罩;如果你有一个家庭,你绝不会给你的孩子制造出你小时候置身的环境……那些你一生都在害怕和避免的问题,其实是你的引导,引导着你不做什么样的人,不说什么样的话,引导着你该如何矫正自己的人生。

因为这段话,我第一次尝试去打开自己,去接纳善意,去经营感情,去维护幸福,然后发现,我做得不错。在这种正反馈里,我一点点恢复了信心——这世上有很多很美好的感情,我也可以是它们的拥有者。

至此,我和我的童年、我的家庭、我的父母、我自己,一一和解。

讲述人:卷

05

人生的复杂,命运的深沉,个体的差异,都给予我们太多需要和解的命题。所谓和解,当然不是自弃,不是一句颓丧的“算了,就这样吧”,而是真正地理解和接纳自己的轨道,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去生活,去收获。

有一段话这样说:

我吃东西越来越清淡,对待人情世故越来越宽容,不乱发脾气也学会了忍让,慢慢地有了一颗成长的心。也开始害怕听到任何与病痛有关的事,最大的心愿变成了全家人身体健康。相比一两年前迫不及待要去看远方的心,现在的我更喜欢花时间在温柔灯光下和妈妈一起吃完一餐饭。

你可以说这是成长,但成长就伴随着和解

生活不可避免有许多遗憾,但当我们真正了解和接纳自己后,做出的决定和判断才较有意义,也较使人不后悔,内心的充盈和满足便在一个个这样“有意义”和“不后悔”中建立了起来。

央视新闻《夜读》采写、撰文

图/视觉中国

【写留言】分享

你与自己和解的时刻

制片人丨马文佳 主编丨王若璐

编辑丨杨瑜婷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