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喜欢夏天

新民网2021-07-18

我喜欢夏天,因为在这个长长的季节里,可以穿得简捷。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夏天。

不是因为夏天可以玩弄更多花草鸟虫,也并非能够恣情亲近天然游泳场,或者晚上去附近的长江口,漫步在凉风吹拂的堤坝上,观赏那波光粼粼、水天一色的夜景。我喜欢夏天,最是在这个长长的季节里,可以穿得简捷。

夏天,早晨起床,爬起身来就是,不像冬天,哪怕有空调,也得套上御寒的衣裤,或者穿上一件及膝的薄绒褓,但凡出门,更须从里到外,一件件地添衣戴帽,再围上围巾,麻烦不说,更让自己失去了原貌,胳膊和大腿的粗细,腰围和胸围的大小,甚至连臀部的肥大和干瘪也不再显山露水。缺陷当然是被遮藏起来了,但优点也跟着香消玉殒,再多弥补,不过一二而已。

夏天就不同,居家不消说,就算出门,所有的衣饰也皆为简约。衬衫和T恤是短袖的,单裤或裙子是薄凉的,爱美的女人们固然喜欢撑一把遮阳的伞,而流溢出的,则是更多袅娜多姿的风情。

冬日移动的街景中,收入眼帘最多的是人们裹着的服饰;夏天的每处,活活泼泼流动着的,则是穿着服饰的人,多姿而多态,真实而灵动。

尽管自己长得瘦骨嶙峋,夏天简捷的服饰,会毫不留情地把身体的各个缺点乃至丑陋暴露得十分充足,但我还是喜欢夏天,就像喜欢塞外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燃烧的雪花)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