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聊吧 | 有一种成长,从失去开始

紫牛新闻2021-07-06

“在四十岁之前,我的人生一直在做加法。人近中年,经历了一场场生活危机,其中一种是失去。”心理聊吧收到一封深夜写来的倾诉邮件,年轻时做加法式的囤积,曾经带来满足和安全感,而她却在各种被动或主动地“失去”后,才慢慢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式。

倾诉:从现在起,人生做减法

人近中年,经历了一场场生活危机,其中一种是失去。

去年,父亲永久地离开了我们,这种被动的失去让人很长时间都无法接受,那一段日子是灰色的。

在四十岁之前,我的人生一直在做加法。童年时代,物质精神贫瘠,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温暖和关注。于是接下来的人生里,有意无意地我都在积累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我喜欢囤积物品,无论什么东西我都不舍得丢弃,用完的瓶瓶罐罐在我看来都是有价值的。

同样我也积累着看不见的东西,比如情感。我对谁都很好,如果一旦一个人让我觉得好,那我更会不计代价地付出。曾经我对一个小我两届的学妹非常好,她家条件不好,一直靠打工交学费。其实我手头也不宽裕,但是总给她买吃的和用的,有一次给她买一件毛衣,她当时非常惊讶。那种惊讶的目光我到现在还记得,显然她觉得很意外,我怎么对她那么好?可惜那时候我感觉不到,只是觉得我就想单纯对你好,你接受就好。可是,我又无法淡定对待别人对我的好。一个家庭富裕的同学,美丽而又高傲,偏偏跟我很投缘,对我好,每天把家人送来的水果分一半给我,打饭后也先把好吃的肉菜分给我。我很没底气接受她的好,后来就慢慢退缩了,故意和别的同学凑在一起。她变得形单影只更加孤傲,现在想来觉得自己那时候因为自卑,也错过了很多。

图 | 视觉中国

渐渐地,成长成熟,成家立业,积累人生的经验和财富。我常常想,我为什么要生两个孩子?以前是觉得我把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最近我才发现,那只是一个美好的借口,我生孩子是因为我对亲子关系的渴求,我需要这种亲密无间母子一体的感觉,因为我缺这个。与爱人也是亲密的,我们一度除了上班之外形影不离,是亲密,但是也会滋生无数的矛盾,我们过度参与了对方的生活。

我也在一直累积安全感,我的方式是学习,比学生时代还要努力地阅读和汲取知识。我买的书家里都没地方放了,很多书还没开封,但还是觉得不够看。我还在承担多份额外的工作,这些工作并没有额外的收入,全然凭着热爱。

某一天,就是从这样的工作开始厌倦的,这都是我需要的吗?这都是我喜欢的吗?承担这些工作,其实背后的原因是在积累我所需要的价值感,我希望自己在别人看来是有价值的。承担这些工作的另一个原因是,别人提的要求我无法拒绝,一旦拒绝了,自己就很过意不去,不如承担下来更轻松。

就这样一路走来,我在我所拥有的物品和工作中挣扎着,终于认清,我需要的是内心的安宁和充实,用这些东西去填是不合适的。但我也不后悔之前所做的一切,我尝试、体验、积累、筛选,这就是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从加法到减法的必经之路。

有些减法是被动的,亲人离去,自己也会衰老,这都是自然的失去,无法阻挡。而有些减法是自己应该主动去做的。不知不觉,与爱人的关系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在阶段。现在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圈子,不用绑在一起,这种松绑是一种主动的减法。

孩子渐渐长大,大孩子已经不爱跟我们出去玩,更喜欢找同龄人。小孩子喜欢到处跑,不喜欢被别人拉着。他们都在慢慢长大独立,我就该放手,这也是我人生的减法。

我断舍离了很多物品,辞去了不想分担的工作,只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偶尔也会做出一些习惯性的囤积,但是能意识到,而不像以前那样无知无觉。

前几日,同事种的小彩椒出苗了,要给我几棵。我先答应了,想着养着也不费事,但是后来想,其实我并不需要这样的植物,很快拒绝了。这是件小事,但在我看来,这也很重要,因为我的生活是由无数个小事构成的。

其实往远了看,人生最终都会自动清零,就是最后的一次被动减法。在此之前,自己慢慢去做减法,何尝不是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式呢? 浅浅

解析:外在获取的方式无法满足内心所需

喜欢囤积东西的人,总是被称为“恋旧”,其实,这是一种执着过去的方式。过去的生活中也许有很多物质和情感上的缺憾,内心总是有缺失感,所以就不断地囤积物品,以达到内心的满足和安全。囤积物品也是担忧未来的表现,因为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一定要积累一些东西来抵御那些未知风险。从心理层面上看,这两种原因也是相通的,都是缺乏安全感。外在获取的方式是不能满足内心所需的。

需要做的是思考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然后为之付出行动,获得属于自己的内在力量。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艰难的,正如来信者那样,做了多年加法之后开始做减法。但是,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在接下来的时光,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不负余生。

姜冰(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心理聊吧参与方式——

栏目主持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王睿

来源:紫牛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