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园遇到一家“夜华君”

北青网官方2021-07-06

◎音乐水果

原来夜华和白浅它们天生相克,八字不合

自从在自家花园中开辟出一块菜地,总有意外的收获:甜豆一声不响地结了果,西红柿每天往高蹿几厘米,黄瓜藤揪住西红柿的叶子不撒手,葱和蒜既能扛过冬天的寒冷,也能让我实现“葱蒜自由”……当然,每每去菜地里忙活时,一抬头就与“夜华君”眼对眼,吓得我尖叫着丢掉铲子落荒而逃,直到它们走了,我才敢再回到菜地。

是的,我从小就怕蛇,也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战胜恐惧。拥有这片菜地后,这种恐惧倒是少了一些,虽然仍然害怕,但也得壮着胆子把它们请走。

记得最夸张的一次,是一下午遇到五条蛇。

第一条蛇卡在了菜圃的砖缝里,由于太胖,它动弹不得,听到我走进菜地的脚步声,求救似的仰头盯着我。我哆嗦着拿起耙子,轻轻扒拉几下,它依然被卡在砖缝里,于是只好用力把它挑出去,它优哉游哉地滑走,完全不怕我。一转身,就看见两条小蛇在草丛里滴溜滴溜地游走,仿佛这是它们的地盘。

确认菜地里没有蛇了,我赶紧翻旧土。忙了一下午,想着中央空调的帆布罩子也被太阳晒得差不多,便去家门口收。我单手拎起罩子,就见罩子下豁然有一条盘成了蚊香的小小蛇,似乎被我打断了悠闲,它抬头看我,吓得我往后跳了一大步。“嘘!嘘!嘘!”嘘了几声后,小小蛇才不慌不忙地走开。罩子被我抓在手里,我有预感地又抖了抖,结果,“啪”的一声,又掉出一条胖蛇。落地后,胖蛇贴着墙,慢悠悠目不斜视地游走。

偶尔见到一条蛇还行,这一下午感觉见到了一大家子蛇,胖的胖,小的小,共同特点就是不怕人。和好友煲电话粥时,我诉苦道:“蛇不怕我,但我怕蛇啊,就算有心理准备,也真的要被吓死了!”好友建议道:“要不要找专业人士一窝端?”我想了想答:“据说只有当蛇跑进家里时,人家才提供这种服务,在屋外看到蛇是不需要逮的。”

后来我上网查了查,果然如此。这些草蛇主要以老鼠和虫子为食,让我的房屋周围没有太多害虫的存在,所以,草蛇算是人类的“朋友”和“帮手”,不需要抓它们。至于我一下午看到这一大家子蛇,主要是因为天气太热,蛇组队出来晒太阳,大家在菜圃周围各据一角,互不干涉,悠闲无比。

为了让自己不被吓到,我开车去家附近的花鸟鱼虫市场买驱蛇药,店员告诉我,最有用的驱蛇药是樟脑丸,在菜圃里隔几尺放一颗就好。店员还告诉我,最有效的天然驱蛇药是狐狸尿,因为蛇是狐狸的食物。听罢我愣住,记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男主夜华和女主白浅的原身不就是这两种动物吗?原来它们天生相克,八字不合。我对店员说:“为了镇住这些蛇,我决定给自己的菜圃取名为‘夜华圃’。”店员莞尔:“希望‘夜华君’不要总去光顾。”

起初,樟脑丸是有用的,可过了一周,当我穿过菜圃去打水,差点一脚踩到一条蛇。我的尖叫声并没有吓跑它,它滋溜滋溜地往前游了几步便停下仰头看我,我用手中的喷壶敲它前面的地,意思是:“老兄,回家吧!跟这儿怪吓人的!”谁知,它继续看我,又看了看喷壶,红色的蛇信子忽闪忽闪,似乎在试探,也似乎很好奇。

面对如此大胆狂蛇,我的火气不打一处来,转身拿了草耙子就想揍它。看到我抄着家伙气势汹汹而来,蛇才不紧不慢地游进灌木丛里。我光顾着生气,也不害怕了,拿着草耙子在它的尾巴上重重拍了一下,希望它能长点记性,它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时,我才发现,对蛇的恐惧早在与它们许多次面对面的过程中消减了许多,不仅害怕少了,我还跟蛇生气,气它占据我的地盘还不自知。

待傍晚对着夕阳喝茶,我长叹一口气,又想到:这片土地不仅是我的家,也是蛇的家呀。虽然每次打照面都要被吓得跳起来,看到它们蠕蠕爬行的样子都会尖叫,但理智告诉我,这种本能的反应没有必要,于是,瞬间冷静。

唯愿这些“夜华君”与我继续和平共处,它们继续吃老鼠和虫子,我继续种我的菜。

(夜华: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男主角,原型是一条黑龙)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