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共享实验从自身开始

来源:解放日报

记者 黄尖尖

早上8时,杨浦鞍山五村开始热闹起来,安东·西比克(Aldo Cibic)准时出现在楼下咖啡馆。他经常穿着一双黑色的大雨鞋,在老工人新村的弄堂里左穿右拐,他对这个街区很熟悉。

去年10月安东搬进这个人口密集的上海工人新村时,当地居民没有人知道这个大胡子老外是谁。他是意大利著名建筑师,后现代设计流派孟菲斯派的创始者之一。跟着安东推开老公房绿色的防盗门,沿着旧楼梯往上走,便来到他的家。进门前,安东回过头神秘一笑:“这个家我称之为‘外星小窝’,它是我在上海做的一个实验。”

“外星小窝”大隐于市

34平方米的老房子,卧室和工作室相连,还有厨房、浴室,空间虽小,“五脏俱全”。浅绿色的墙壁,亮红色的厨房,鹅黄色的大工作台上放着新鲜水果篮,桌前还有一张木色的藤椅。“有一天,我看到弄堂口有人坐在藤椅上休息,就叫助手帮我在淘宝上找。”他舒展着双腿坐到藤椅上。

房子是洗衣店老板介绍的,当时找了好几处,安东选中了这处。租下来以后,他又花了几个月时间改造。“我所有的衣物,都在这一只行李箱里了。”安东指了指床后方的行李箱。物件不多,房间里有了大量的留白,身处其间丝毫不感觉局促。

这里的每个小摆件,背后都有“名堂”。比如工作台和床的过渡区域放着一台白色的黑胶唱片机。“这是意大利的一款经典唱片机,有50年历史,可以进博物馆了”。

凹进去的墙被做成置物框,带有巴萨诺陶瓷底座、釉饰面和红白条纹阴影的两臂式台灯就像一棵发光的树,这是他自己的设计作品。意大利的朋友还送给他一台自行车健身器。“这些东西都带有意大利的印记,让我想起家的感觉”。

床是休息和阅读的空间。托盘式的床边柜是安东好友的作品,实木制作的一排窗边坐凳上放满了书籍。阳光从横直条的百叶窗缝隙中照进来,打开窗帘就可以望到楼下的稀疏光影与来来往往的人。“这不是一个豪华的房子,它就像一次试验,花最少的钱,也可以让它变得很漂亮。我非常喜欢这个社区,这是大城市里的安静一隅”。

自己就是一只“小白鼠

安东的工作室,就在家旁边一栋名为“好公社”的红房子里,毗邻“未来生活原型街”。楼下是咖啡馆、共享厨房和共享会议室,楼上是同济大学设计学院的创意工作室,安东平时会和学生们在这里工作。

这是一个属于社区居民的共享空间。“‘公社’的内涵就是共享,未来生活原型街是一个工作室的集合体,而这里更像是一个聚合社区、学校、科创企业的全人群空间。”“好公社”的负责人陆洲从同济设计学院毕业后,全职负责这个空间的运营。

社区居民成了咖啡馆的常客,与咖啡馆同在一门之内的还有共享厨房、社区活动室等空间,供居民和创业者开展活动。共享厨房集合了各种智能化厨房设备,居民想宴请客人,只要提前买好食材,就可以用这里的厨具做菜。咖啡馆的文艺气息和共享厨房的烟火气弥漫在弄堂里,激活了这个空间。

建筑师完成空间设计后,如何让人走进来,是安东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许多建筑家创造了空间,但没有创造生活。我的工作有意思的部分就是创造真实的生活。只有人们在这里聚合、共享,这才给空间赋予真正的意义。”

“我在做一个社区共享实验,而我自己就是那只‘小白鼠’。”每当看到居民在共享社区里做饭、上课,看到咖啡馆里坐满了人,安东会很开心。“这里是我人生的一个新篇章,我有了新家、新的学生,我会把当年老师教我的勇气和创造力教给我的学生们。”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