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主座椅再现水银,官方:生产环节无问题系第三方投毒,理想汽车的“水银门”疑云

北京商报分享2021-07-21

理想汽车“水银门”再升级。7月20日晚,针对“水银门”事件当事车主所称的理想汽车座椅存在水银可能是批量污染的情况,理想汽车与座椅供应商佛吉亚分别回应称,生产、运输环节无出现水银的可能。

从发现座椅上有水银到理想汽车CEO李想怒斥媒体和造谣者声称第三方投毒,再到双方各执一词,发酵近20天的理想ONE座椅“水银门”始终未能有定论。随着理想汽车与车主的拉锯战持续升温,也让“水银门”时间更加扑朔迷离。

再度回应

前一天发声要起诉的理想汽车“水银门”事件当事车主,7月20日发布微博称,当日在理想交付中心工作人员帮助下拆了主驾座椅,发现也有水银。该车主认为,水银被包裹在无孔真皮下方,拆开难度大,无法后期投撒。该车主个人判断理想汽车座椅有水银可能是批量污染,例如来料海绵库存和运输时与水银产品混装。

针对车主再发声,7月20日晚,理想汽车迅速回应,同时座椅供应商佛吉亚中国也发布声明。理想汽车方面表示,7月13日下午至7月19日期间,问题车主将车辆开走。7月19日晚间,应车主要求在理想汽车维修中心进行主驾驶座椅检测时发现主驾驶座椅也有水银。

“从现场情况看,主、副驾驶座椅都有大量液态水银。该问题车辆生产日期为2021年1月。如果出现在生产环节,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为座椅生产环节需要大批量水银浸泡;第二,有专用水银浸泡设备。但经我们调查后发现,以上情况完全不存在。”理想汽车方面称。

理想发布声明显示,通过座椅供应商佛吉亚的调查,问题车的主驾座椅和副驾座椅生产当天共生产563个座椅。理想相关负责人表示,7月6日至今,理想汽车抽查部分装配这563个座椅的2020款理想ONE,均未发现水银。因此,不可能是整批量有问题,而生产与运输装配流程座椅的匹配为离散状态,正好有问题的副驾座椅碰上正好有问题的主驾座椅装在同一辆车中的概率接近为零。

而佛吉亚中国则发布声明称,负责理想ONE座椅的整椅装配工厂、座椅骨架制造工厂、面套裁剪和缝纫工厂,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均不涉及使用汞元素(俗称“水银”)。同时,主驾和副驾驶座椅生产间隔约8小时,而主副座椅总成使用不同料架进行存放并发运至理想汽车。

“因此,我们更加确信不是生产环节产生,该情况属于第三方投毒造成。水银投毒属于情节严重的刑事犯罪行为。理想汽车坚持车主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并将全力配合司法机关调查。对于造谣抹黑者,也必将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理想汽车方面称。

持续发酵

事实上,这已不是理想汽车方面首次声称水银与自己无关,并怀疑由于第三方投毒导致,而“水银门”事件也激怒了李想。

7月4日,一位“理想ONE”车主在“理想汽车”App连发布三条视频。该车主称,最近发现汽车座椅里面往外渗水银,并且坐垫座架子上、座椅下面也出现大量水银珠。视频显示,不仅座椅缝隙中有水银存在,按压坐垫还会从小孔中往外渗出水银珠。

随后,理想汽车发布说明称,“近日,针对一位用户反映的车辆座椅发现疑似“水银”的物质,我司高度重视并已第一时间展开全面调查。理想ONE在产品设计、原材料选择、生产制造、运输以及交付环节均未使用到汞,并且符合《汽车禁用物质要求》(GB/T30512-2014)及欧盟ELV等有害物质相关要求,请各位用户放心使用”。同时,李想回怼称:“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汞,脑子里装满了汞。”但不久李想又将内容删除。

不过,该时间很快发生反转。7月6日,当事车主发布检测报告显示,与理想汽车总部人员一起取到检测结果,证实车座椅里疑似水银的物质确为水银,其中含有395g/kg的汞物质。面对检测结果,当晚理想汽车回应称,“理想汽车在零部件、生产、制造等所有环节,对于汞的使用和采购为零”,并认为车上汞的存在是外部使用或投毒造成。李想则在微博喊话车主,“理想汽车100%支持你去报案,因为汞投毒属于情节严重的刑事犯罪行为。请务必、务必、务必使用法律的手段,绝不要心慈手软”。但对于投毒的说法,上述车主并不接受并回应称,不认为身边的人会有投毒的情况。

7月12日,当事车主发微博表示,双方已报警4次,但不构成投毒标准未立案。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目前该事件尚无定论,但作为企业CEO对外发声和回应将影响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回应和发声要合情合理才能推进事件的解决。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