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心灵的面具》:看我们的心理如何掩藏其自身

上观新闻2021-07-22

《心灵的面具:101种心理防御(第二版)》

[美]杰瑞姆·布莱克曼 著

王 晶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在本书中,著名精神分析学家杰瑞姆·布莱克曼尝试提供给读者一个框架,以理解心理防御的起源、特性和成因,引人入胜地阐述了101种心理防御机制,并在本版中特别增加了6种:工作狂、懒惰、病理性乐观、病理性悲观、轻躁狂和考试成绩拔尖。同时用一章来专门讨论鉴别诊断,描述何种类型患者适合诠释性技术,何种类型不适合。书中还有一部分探讨如何发现并解码病人使用的潜意识、病理性的防御。此外,作者还另辟章节,解释如何锁定防御,并如何根据病人情况所框定的技术来进行支持性或者诠释性的干预。最后,第八章展示了如何在自杀评估中,将防御面质作为一种辅助其他技术的手段来使用。

作者介绍

杰瑞姆·布莱克曼,又名博学东,资深精神病学专家,美国东弗吉尼亚医学院临床精神病学教授,弗洛伊德学会训练与督导分析师,山西医科大学特聘教授,有着超过40年从业经验。《心灵的面具》中文第一版给国内超过10万名读者普及或深入研究心理防御机制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窗口。布莱克曼教授曾在北京、上海、杭州、太原等地开展精神分析与治疗方面的培训讲座。

什么是防御机制?

“防御”这个术语指的是心灵将感受关闭到意识之外的方式。众所周知,治疗师会尝试去理解他们病人的感受,但在实践中,仅仅只是理解感受还不足以帮助人们克服他们的问题。还有必要向病人解释他们的潜意识防御如何以及为什么要阻止他们了解自身的不愉快感受。现实中,大多数情感困难都来自于有问题的防御和情绪的某种组合。

当人们对自身病理性防御机制和感受有了恰当的洞察,他们就能够更清晰地理解其非理性行为、症状以及态度的意义和根源。认识到这些常常可以缓解痛苦的精神病学症状(如抑郁和恐惧),从而促进人们过上更健康的生活。

也许防御的种类无穷尽,远不止我列出的101种。两位杰出的精神分析理论家安娜·弗洛伊德和查尔斯·布莱纳都曾强调,几乎所有事情都可被用作防御。转移视线可以是防御,朝一个人大喊大叫可以是防御,打高尔夫球可以是防御,同样,存钱也可以是防御,或者至少可以说所有这些活动都可能包含防御。无论心理活动是什么,无论行为是什么,如果它能让你不去体验某种不愉快的情绪,它就是具有防御性的。

情绪可能是令人愉悦的,也可能是让人糟心的。通常,是那些不愉快的情绪给人带来烦恼,又进一步让他们去使用适应不良的防御。具体而言,不愉快的感受被定义为包含两个组成部分:

一个令人不悦的感觉加上一个想法——某件糟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焦虑”)或某件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抑郁性情绪”)。

这样,我们可以扩展防御的定义:

作为通常准则,防御是这样的心智操作,它从意识中剔除掉不愉快情绪中的某些组成部分——抑或是想法、抑或是感觉、抑或是两者同时排除出意识。

从诊断角度讲,我们使用情绪和防御的概念去解释一些现象,例如,忘记某件重要的事情,如一次约见。此时,思维内容可能被关闭到意识之外。你可能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因为有什么“刺激”了你的记忆而回想起这次约见;之后你也意识到其实你并不那么想见这个人。换言之,思维内容(情绪的一个组成部分)被存储并且能够被提取,但是你的心灵关闭了这个想法以免除你去体验和记忆相关的不愉快感觉(情绪的另一个组成部分)。

这可以和电路进行类比:此时电流在,电灯泡没坏,线路也完好无缺。但是,现在多加了一个开关切断了电路,自然灯泡也不会亮。这个开关就类似一个意识层面的防御——“我先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或“我不想去那个地方!”但如果开关是神不知鬼不觉加上的,你意识上并没有这个意图,那么此时就是潜意识防御。

事实上,潜意识防御其实更类似断路器。当电流太强、安培数增加过猛时,断路器被触发而切断电流,灯也熄灭。同样,如果情感太强烈(如愤怒、焦虑、抑郁、内疚这样的情感),就可能会威胁到心智功能的正常运作,这时就可能动用心灵断路器:一些想法被关闭到意识之外——被遗忘。同样也类似断路器,这类遗忘是自动发生的。

在诊断上,我们也必须考虑灯泡是否本身有什么基础缺陷。如果尝试修复,可能组建起一个含有不合格零件但尚能勉强使用的灯泡,它会时不时地不规律闪烁(就类似精神分裂症的情况)。一个人自己尝试修复灯泡或解决线路缺陷问题(例如,在现实检验功能崩溃后使用重构现实的防御)可能会导致短路(妄想)。

另外一类病人——那些有着边缘性人格组织的病人,他们的情况就好比是电路连接没有问题,电灯泡健全,电源也没有损坏,但线路本身不够强大、不足以应对高电流,一旦有高电流,要么线被烧了,要么引发短路。电路本身的脆弱可能是由于长期暴露在高电流的压力之下,这就类似一些遭受童年期虐待的成年受害者,他们情绪管理的“线路”因为成长过程中长时间体验到的慢性愤怒和焦虑而受到损害。这样,一旦有电流过猛的情况发生,无法承受的电路就会过载而发生短路。表现在有边缘性人格的成年人身上,就是他们有限的情感容受能力可能会导致他们更倾向于去使用防御。

最后,那些精神分析师们称为“神经症性”的人,他们的电路都没有问题,但是使用的断路器其实是多年前的旧线路上使用的,到今天已经不适用了。线路从那时有了发展,比儿童期的要更加强大,但老断路器可能在还没有真正的、现实的过载风险之下就会切断电路。

治疗师的工作就是去判断电路发生了什么类型的问题。之后,我们要么重建灯泡、提高电线质量、安装新断路器,或者若是存在神经症的话,找到那个有问题、不再适用的断路器或安放更符合该成年人需要的新开关。

让事情更复杂的情况是,有些心理问题并不主要来自于防御,而是缺乏某些其他的心智功能。例如,一个人的感受可能会将其淹没,让他无法组织思维或集中注意力。诸如专注力和思维组织这样的功能发生侵蚀并非由防御导致(见第四章和第六章,以及自我退行这个例外情况)。但如果一个人去上她讨厌的课时迟到,老师还冷嘲热讽,那很可能她会回避上课,甚至可能借此邀请惩罚以防御性地缓解内疚感。

当你治疗病人时,最好是能先熟悉常见的防御机制,这样你首先就可以识别它们。之后,你需要决定是向病人解释他们有问题的防御如何运作——即动力性治疗(见第五章),还是建议他们使用新的防御——即支持性治疗(见第七章)。同时也有必要了解都有什么可能会促发防御性活动。我们会在第一章中讨论这个问题。

本文选自

《心灵的面具:101种心理防御(第二版)》引言

图源:pixabay

资料: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编辑:段鹏程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