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荔乐消夏

广州日报2021-07-13

周日中午,烈日当空,我加班后从办公室走回家,即便行走在树下,吹来的也都是窒闷的热风,不由得加快脚步往家里走。 三伏天,居家避暑为上策。午睡是必要的,梦中取静,以静制热。有诗曰:玉碗冰寒消暑气,碧簟纱厨,向午朦胧睡。一觉醒来,屋外的阳光依旧炽白晃亮,消暑成为午后最直接的主题。在临江的阳台上,搬来一张藤椅、一张小桌,斟满一杯中午已经煮好的六堡陈茶,半躺半坐。如何消闲呢?环视四周,我突然看见茶几上的小竹篮里盛满了荔枝,心里大喜。荔枝是自己至爱的一种夏季时令佳果,每年都必饱食几回,而今年还没吃过瘾。问妻子,她说是一位朋友中午送来的,是本地的“古凤荔枝”,那不如吃荔枝消夏吧! 说到做到,我把荔枝往小桌子上一放,新鲜艳红的“岭南佳果靓荔枝”便跃现眼前。妻子说荔枝是那位有心的朋友上午到果园里摘的,非常新鲜。我拿起荔枝,轻剥红壳,果肉白如凝脂,蜜香扑鼻,入口甜润清爽,只闻阵阵回味不穷的咂嘴声。我听说吃点果皮汁可防上火,于是不时在吃的时候先咬破皮,吸些皮汁,这样便吃得更爽更踏实。荔枝属于那种你一试嘴就馋,根本停不下来的“霸道水果”,不知不觉间,那篮荔枝已被我“消耗”过半。不禁想起苏轼那脍炙人口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突然为自己生活在这荔枝盛产的岭南而自豪。 荔鲜茶陈,黑白相衬,一甜一醇,自然相宜。吃几颗荔枝,又喝几口六堡茶,不多时,便果饱茶足。摸摸滚圆的肚子,十分惬意。这个午后,荔香、茶香、书香混合在一起,氤氲着一种清欢闲适的况味。 好像真没那么热了,仿佛有丝丝凉风在周边游荡,想起那诗句:但能心静即身凉。 心一安静下来,我就喜欢看书。而这个时候,读一些小美文最合适,契合心境,放松心情。我看到一篇散文,内有一句:夏日炎炎,心境焉能更平静?我差点笑出声来:我有一篮荔,可以消暑夏。 简单生活,不亦乐乎。 (蒙华)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