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光穿越中寻梦红旗

中国青年网2021-07-08

对于赵雪松来说,每件试验后的样品,他都会认真检查,不放过一丝细节,确保验证结果的准确性。

在齐嵩宇看来,近年来,红旗的崛起离不开改革,也离不开红旗品质的薪火相传。

在王智眼中,自主品牌的发展必须牢牢掌握核心技术,而红旗近年来优秀的市场表现正与随处可见的技术创新密不可分。

“了解红旗品牌历史的人可能不少,但在我看来,63年过去,红旗早已升华成一种图腾、一种文化、一种品质。”原一汽汽车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发动机设计专家杨建中如是说。

虽已耄耋之年,杨建中至今还记得1958年的那个夏天。

那年,奠基仅5年的第一汽车制造厂(以下简称“一汽”)接到了制造国产高级轿车的任务。在那个“连一颗螺丝钉都需要进口”的年代,33天的时间内,一汽全厂总动员,组成攻关突击队,硬是用“手摸榔头敲”的方式让第一辆红旗车横空出世。

当时,红旗车更多是参照1955型克莱斯勒轿车逆向研发而来,但一汽创业者们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精神却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一颗火种。

如今,红旗已走过了超一甲子的时光。在市场化的过程中,红旗也曾饱受质疑,经历了巨大的转型之痛,但它无疑是一代代人深深的情怀和神圣的记忆。

“一汽作为新中国的‘长子’和汽车工业的摇篮,68载的创业史、发展史,是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建设史的一个缩影。”在一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看来,“红旗”与“解放”这两大民族汽车品牌的树立,实现了新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的重大转折,奠定了我国民族汽车工业发展进步的重要基础。

2018年1月8号,“新红旗”品牌发展战略发布。从2018年年初到2020年年底,新红旗实现3年42倍“三年三级跳”增长奇迹。今年上半年,红旗整车累计销量14.5万台,同比增长107%。

几经历史浮沉,如今,红旗的筑梦者们正毫不犹豫地迈向历史舞台的中央。而从红旗的振兴历程中,不难一窥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密码。

“赶庙会”张榜招贤 “连轴转”技术攻关

1953年,一汽作为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之一,开启了新中国民族汽车工业的进程。创建初期,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从零开始,仅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工厂建设,实现了第一代解放品牌产品下线,彻底结束了新中国不能造车的历史。

中国汽车工业的历史大幕正式展开于1953年。也正是1953年,从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汽车专业毕业后,年仅20岁的杨建中加入一汽。

杨建中还记得,1958年7月,一汽接下了制造国产高级轿车的“军令状”。那时,中国汽车工业几乎一片空白,离新中国成立10周年大庆只有约一年的时间,制造一辆高级轿车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此,我们用了‘赶庙会’的方法。所谓‘赶庙会’,就是把参考车型的零件拆分到齿轮、轴的程度,摆放开来,组织全厂工人排队去看,认领任务。”杨建中说。

他回忆道,当时,一共2000多个零件,摆满了整整5个车间。仅半天工夫,零件就被工人一抢而光。自此,手工敲打的声音在一汽车间里昼夜不停。

“赶庙会”张榜招贤,“连轴转”技术攻关,当年8月1号,代号CA72的红旗轿车就成功下线。1959年10月1日国庆节,国家领导人乘坐红旗高级轿车检阅了受阅部队,这是红旗车第一次向全国人民亮相。

1960年3月16日,红旗CA72轿车在莱比锡国际博览会上展出,并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和好评。从此,《世界汽车年鉴》中有了中国的专栏,“红旗”也由此成为世界级名车。同年,红旗相继参加了莱比锡国际博览会、日内瓦展览会,还被载入了《世界汽车年鉴》。

在“赶庙会”中,杨建中领下了发动机制造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并与发动机设计结下不解之缘。他主持设计了红旗200HP和250HP发动机,以及国家元首防弹轿车300HP V8汽油发动机等多款发动机,为红旗的开发奠定了坚实基础。

如今,杨建中的青丝已成白发,但在他心中,永远都铭刻着自主研发的印记。“红旗品质也必将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汽车人向世界汽车产业的高地奋进。”

“红旗人的精气神被重新激活了”

对于变革中的中国汽车产业来说,年轻一直是一个与年龄无关的概念。深度挖掘技术革新潜力,弘扬改革创新时代精神,不少老牌汽车企业发起了“自我革命”。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激烈竞争成为汽车行业新常态,红旗想要找回昔日的荣光,绝非轻而易举。

2017年9月,伴随品牌布局、体系重构、人事改革等一系列动作的实施,“快节奏、高效率”的氛围在一汽内部蔚然成风,红旗品牌展现出许久未见的朝气。

随后,2018年1月,一汽发布了全新红旗品牌战略,系统地阐述了红旗的发展规划,新红旗品牌进入了快速发展新阶段。

“这几年,红旗人的精气神被重新激活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汽红旗工厂高级技工齐嵩宇说。

1994年毕业后,齐嵩宇就进入了红旗工厂。在20余年的从业经历中,他的职业生涯与红旗紧紧绑在了一起。

从业至今,齐嵩宇一共取得了33项发明专利,其中28项获得国家科技创新奖。他也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被同事称为“生产线上的发明家”。

“质量不是检查出来的,而是过程保障出来的。”齐嵩宇直言,在一次次创新背后,正是红旗对品质100%保障的要求。

“正是有了这样的保障要求,促使我在工作中不断观察生产中可能存在的引起质量缺陷的因素,对生产工艺不断优化和改进。‘极致标准、极致要求’,这是工匠精神,也是红旗品质。”齐嵩宇说。

对于红旗品质,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说,它代表着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民族精神。也有人说,它代表着与时俱进、敢为人先的时代精神。但毫无疑问的是,当下,红旗品质正驱动着红旗品牌加速前进。

在一汽集团新能源开发院电机电驱动研究所变速器开发高级主任赵雪松看来,自2018年一汽发布了“中国式新高尚精致主义”的品牌理念,并把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新高尚品牌定为发展目标后,新一代的红旗人正践行和传递老一代红旗人拼搏的精神,众志成城、敢于担当、干劲十足。

作为红旗自主DCT变速器开发负责人,赵雪松带领团队奋战在探索DCT核心技术的第一线,先后突破低噪音齿轮、大容量贴碳同步器、轻量化壳体等多项核心技术,获专利65项。

同时,他带领团队建立了DCT构型分析方法,成功应用于横、纵置两大平台多款DCT开发,技术指标实现行业领先。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多年不懈努力,DCT220、DCT270、DCT400三款重磅自主产品于2018-2020年相继投产,累计产量已达20万台。其中,DCT400荣获“世界十佳变速器”称号,并搭载在红旗H9上。

“2018年新红旗品牌发布时,让我想起了1958年一汽打造第一辆红旗时的情景。”赵雪松说,“老一代红旗人挑战未知的勇气和魄力,也激励着我们向困难发起冲击。”

对此,一汽研发总院试制所加工中心操作工王智同样认同。从业22年来,王智从来没休过年假。作为一名党员,在党支部发起的立项攻关行动中,他每年都带头申报攻关项目,突破技术难点。

近一年来,他研发的数控曲轴抛光换型调试技术获得“全国职工优秀创新成果奖”,在第二十四届全国发明展中“多角度加工坐标系自动设定方法”等3个项目获得银奖。同时,他带领数控团队完成课题攻关6项,解决技术难题20余项,新申报国家专利12项。

因此,王智被聘为一汽集团首席技能大师,获得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最高政府奖项“中华技能大奖”,被评为“中央企业优秀共产党员”。

“自主品牌的发展关键在核心技术。在未来的竞争中,不能被技术‘卡脖子’,而是应该将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王智直言,这几年,红旗品牌更加市场化、年轻化,离不开随处可见的技术创新,这也是红旗品质的题中之意。

从借鉴模仿到正向研发,从“鼓励汽车进入家庭”到连续位列全球汽车产销量第一,从对全球汽车巨头的亦步亦趋到汽车“新四化”引领世界潮流,几十年来,中国汽车人以前所未有的勇气与行动积极投身这场大变革浪潮中,让“汽车强国梦”成为时代最强音。

以技术为基石,以市场化为导向,红旗的变革动作正全面铺开并不断深化。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中国向世界汽车产业高地发起冲击的征途上,红旗品质永不褪色,并将在一代又一代汽车人的传承中绽放出新的时代光芒。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程鸿鹤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1年07月08日 11 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