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柜

广州日报2021-07-31

读高一的那年寒假,我和父亲起了个大早,带着些干粮,去村后的那块自留山上砍了几棵杉树,一直到傍晚才背回家。第二天用柴刀脱了树皮,等到第二年杉树彻底干了后,把会做木匠的娘舅请来打造书柜。 娘舅背着一个工具兜,他先是把一堆木材看一遍,按用途分好类,每根用铅笔做了记号。木材在斧锯之下逐渐显出家具雏形后,墨斗开始派上用场。我很喜欢那小巧的、像一只小木船的墨斗。手指捏起墨线,“啪”地一弹,娘舅便沿着清晰呈现的墨痕,开始忙活起来,而我则转动摇把儿,把用过的墨线转回墨斗。 拉锯时的木屑儿,像深冬的第一场雪纷纷而下,那情景,像拉二胡。那薄薄的刨花散落一地,像木头开出了花朵。在越来越多的刨花出现后,加工后的木材就变成了书柜的各个部分,在娘舅的手中不停地组合,纵横交错,榫卯相扣,就成了一个书柜。 想着从几棵树变成可以储藏世界万象的书柜,于是干活时听到的各种声音,仿佛是一个个灵动的音符;想着在书柜厚重的气息里能够与爱阅读的心灵相遇、重逢,那感觉该是何等奢华,何等惬意!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何其富有,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柜!有饭吃饱,有书储存,再考上大学,走出那条雨天泥泞不堪的小路,外面的世界才会更丰富。 最后,我真的走进了城市。谁知有了工作,有了收入,买了很多的书,却没了读书的时间,整天奔跑在各地。 人往往在有钱的时候,却没时间,就如人生,总是在拥有和失去之间彷徨。我知道,书摆在书柜里不读,哪怕再多也就是一个摆设,只有把它装进脑子里和心里,才能成为自己的财富。 幸好我终归没有忘却初心,看书写文,原来一直封存在记忆的最深处。轻轻地拂去尘埃,沐浴在透过窗玻璃的阳光里,蜷缩在书柜前,尽情地徜徉在书海里,边读边写。一书一世界,我知道,书柜的背后一直凝聚着一颗对待生活的火热之心。 今日,再次读书只为欢喜;今生,我有书柜宠爱自己。 (方小兵)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