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的这一刹那”

来源:读特

谁不喜欢悦乐?它的来处,粗略而言有三:过去,进行中,憧憬。

从前之事,若记忆不存,自当排除。已成烟云的赏心乐事,沉淀于记忆的各个层次,大抵按深度、强度排列,到了思维衰退的年纪,从“最近”开始递减或随机呈现。我年逾95岁的母亲,脑筋一年比一年糊涂,去年到处“找”辞世12年的父亲,然后,“找”从婴孩时直陪伴到出嫁的祖母,再就是生身母亲,最近,找一起跳房子、过家家的村中小妹。难得的是,母亲记忆中的亲人都是好人,不是行为“好笑”,就是待她很好。

未来之事,只存于想象。它所提供的快乐,唯其虚渺,所以具诱惑力。前去机场迎接久别的恋人,为了儿女即将到达而在门口焦急踱步,歌星拉起裙角走向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婚期临近,礼物盒将打开,破晓临海看地平线上的云蒸霞蔚……尽多这样的“刹那”。

常常为人所忽略的是进行中的快乐。知堂老人说:“悦乐大抵在做的这一刹那。”只要是心态和体力均正常的人,谁没有许许多多“这一刹那”?即使挥汗的劳作,无论挖渠、犁地、插秧、收割,如果让人释放饱满欲流的生命能量,从而获得自由的感觉与对人生的信心,那就产生无与伦比的“悦乐”。

细考人生,晓得人的宿命乃是:悦乐必短。其理由,首先是剑及履及地体味与制造它的过程差异太大。春节一家子团圆,和足足一年的翘首比,台上三分钟和台下十年功比,幽会和相思比,耕耘和收获比,求学和毕业典礼比,烟花的绚丽和制作的寂寞比,莫不如此。其次,在于感觉。让你度日如年的断不是它。再其次,悦乐是易耗品,如其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一语要人知足,不如承认它直指“悦乐”的本性:难以延续。

新冠疫情最吃紧的2020年三月,一幅照片上,飞往纽约牵线救援的医护义工,在飞机上一致亮出“爱”的手势,叫人热泪盈眶!助人越多,奉献越多,美满的“那一刹那”越是频繁。

人生如果是夜,一回“刹那悦乐”是一颗星星,那么,我们以一生造银河。

(原标题《“悦乐的这一刹那”》)

编辑 刘彦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张雪松 李林夕

本文来自【读特】,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及传播服务。

ID:jrtt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