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夏天

中国青年报2021-08-02

盛夏的乡村有些冷清,没有喧闹人声,也没有犬吠鸡鸣,唯一能听到的是树林里蝉的鸣唱,但也显得有气无力。已是下午六点,本该是农人劳作的时候,可村外的田野里竟看不见一个人,放眼望去,杂草与稀疏的庄稼并列,迎着夏风轻舞,太阳的光芒收敛了,映红了天边的云。

遥想童年时,每年暑假我都会回到家乡,在这个熟悉的村子里度过一个美好的假期。那时,田野里经常可以看见劳作的农人,村巷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孩子们嬉笑打闹,大人们闲谈唠嗑,好不热闹。

童年的夏天的颜色是金色和蓝色,金色的是玉米,蓝色的是天空。奶奶和母亲将地里的玉米棒子掰下装进背篓,而后一篓一篓地背回家,我和小姑将玉米棒子一个个剥出来,摆在院子里任凭太阳曝晒,一篓还没有剥完,新的就又来了,似乎永远也剥不完,院子里则是金灿灿的一片,看着美极了,一抬头便能看见瓦蓝瓦蓝的天空,有时还能看见几缕轻云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飘荡着,不知有多少次,我幻想自己化作一缕轻云漫游在天地间。

童年的夏天的气味是荷香和稻香。站在荷塘边,一股股荷香随风飘来,眼前是一片碧绿,夹杂着几朵粉红的荷花,它们在夏风中轻舞,欢庆美好的一天。不远处的稻田弥散着淡淡的稻香,虽然还未成熟,但谷穗已经长出,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收割了,等到九月,农人们繁忙起来,手里的镰刀享受着稻谷的清香,啃出一块块的空地,农人在地里来回奔走,脸上洋溢着笑容,这也是一年里最令他们兴奋的时候。

童年的夏天的声音是蝉语和蛙鸣。天越热,蝉的叫声越显得聒噪,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进人耳,让原本炎热的夏天更显难熬,凡是长树的地方都会有蝉鸣,它们用叫声诉说对光明的喜爱和赞美。随着天色的黯淡,蝉儿们渐渐从原野这个大舞台退下,蛙又接替它们继续新的演奏,有时还有苦恶鸟和蝈蝈的伴奏,夜晚虽然黑暗,却不失热闹。

童年的夏天的光亮是星空和萤火虫。天黑了,便能看到满天的繁星,身边不时有几只飞舞的萤火虫,发出黄绿色的光,月亮和成千上万的星星将光芒洒向大地,让原野中的一切变得朦胧。我和伙伴们有时在星空下追逐飞舞的萤火虫,有时仰起头数天上的星星,它们是那么多,那么密,那么顽皮,若隐若现,怎么也数不清。

童年的夏天里最难忘的是七巧节的烧鸡蛋,这个习俗源于何时已不得而知,但它的存在无疑为这一天增加了乐趣。傍晚时,每家都提一箩筐柴草,拿几个鸡蛋,摘几片荷叶后走到村巷的交叉路口,点起一个个火堆,把包裹着鸡蛋的荷叶放进火堆,静静地等待烧熟的时刻,对孩子们来说,这是最开心的,不仅热闹,还能品尝到一顿美味。等到火堆里“嘭”的一声响,就说明鸡蛋烧好了,用木棍轻轻从火堆里刨出,一层层地剥开外面的荷叶,鸡蛋的香味就扑面而来。

可惜随着年龄的增长,回家乡越来越少,曾经的一切只留存在记忆里,回想往事,历历在目,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看着远处熟悉的田野,我的心底响起一个声音:美好的童年啊,再也回不去了。

刘铴(21岁) 上海交通大学学生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