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一只空调室外机,两位装机师傅在杭州15楼的窗外“凌空微步”挥汗如雨

钱江晚报2021-07-23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这个地方的空调没办法装!”听到这样的话,我再一次失望了。

虽然我愿意加钱付“高空作业费”,但是来装空调的师傅看了15楼的外墙,还是倒吸一口冷气。

万万没想到,租房子的时候再三小心挑选,水电厨卫都仔细看过,好不容易租到这个新装修、房东又基本靠谱的房,居然踩到一个空调不好装的坑。

我,对,就是我本人,遭遇了一次安装空调的难忘经历。

1】这外墙怎么装空调

“房东说房子是新装修的。前面的租户搬走以后,她重新装修了一遍,还没来得及买家电。要装空调,我是新买了两台空调后才发现,没有可以搁室外机的‘设备平台’。”

有的房子专门有个小阳台用来让住户放空调外机,称为“设备平台”;有的房子是靠外立面上的一些小平台放室外机;有的是在阳台边上平整的墙壁上,允许住户打钢架搁放空调室外机。

我租的杭州东方丽都,房屋外墙的设计几乎没有直接能放室外机的平台,每个户型的外观还不一样。

我的这个户型,很不幸,是同一层楼最不适合装空调的位置。

为什么呢?因为卧室和客厅的窗外,都是一根光溜溜的半圆柱子。这柱子如同一道天堑,几乎成为不可逾越的困难。

就算装空调的师傅能爬出窗子,也要翻越这根半圆柱子,才能找到平整的墙面,或者能放空调外机的小平台。

我去问房东,房东也懵了:“以前的租户从来没提过这个问题,我是毛坯房租给他们的,他们自己装修和装空调,没说起过有啥困难啊。”

2】说是“没问题”,结果只是腰缠两圈绳子,怎么敢放心

第一次,空调公司派来的安装师傅一看,要爬出窗外、绕过圆柱子才能放空调的室外机。

我听了这个方案很紧张。

这么重的室外机,怎么拿出窗子?怎么在15楼高空横向送到平台上?稍微一个失手,不就成了高空坠物?

我忧心忡忡,尤其是看到前来安装空调的小伙子啥都没有,只有一根扁扁的绳子,在腰上转了几圈打了个结就要爬出去,绳子的另一头是他已经年老的父亲时,马上断了让他们安装空调的念头。

“老先生快住手,这样应该不行,就算我和你一起拉,也拉不住啊。”我婉转地拒绝他们来安装空调。

无论这对父子怎么保证“没问题”,他们没拿出高空作业证,我真心不敢。

3】各种方案一个比一个费钱,但一样有风险

空调公司派人装不行,物业帮着联系了安装师傅。毕竟,同一个小区那么多住户,之前也都是装上了空调。

面对的困难是基本类似,那么解决方案也必定是大同小异,区别只是加多少钱。

只要安全有保障,我愿意付费安装。

联系之后,第二批安装师傅来看了现场。

讨论的方案有好几种:

首先,能不能在顶楼18层天台上把空调室外机吊下去?经过测算,18楼的楼顶到15楼,做法会非常复杂,距离也比较长。综合考虑下来,动静太大,成本太高,不太合适。

其次,安装师傅们问:客厅预留的空调洞旁边,能不能直接在墙上开个洞,允许一个人钻进钻出,那就能同时解决卧室和客厅两台空调外机的摆放问题。

但是,一来是墙太厚,第二也不能破坏和更改房子的外立面。这个方案不具备可操作性。

第三,在阳台边的墙上装个支架,放室外机。这个方案只能解决一个房间的空调问题,另外两个房间的空调还是装不了。然后,室外机离室内的挂机太远的话,每加长1米的铜管还得加100到150块钱。装这么长的铜管,不但不好看,也是个艰巨的任务。

最后还是钱的问题,经过师傅们计算,装一台空调要加800元“高空作业费”。

装空调的事情拖了几个月,最近入伏,天气太热了。

这装空调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了。

还是联系之前买空调的地方,请空调公司联系杭州当地的服务商,另外派一组师傅。

终于有一组师傅愿意下午3点去她那里看看,并且说好了,“加150元的高空作业费”。

“这是玩命啊!” 虽然来了两位壮汉,但是看了15楼的外墙,还是倒吸一口冷气。

两位师傅人挺好的,其中一位韩师傅出示了高空作业证的。他说,一方面,要跟公司协商一下这个高空作业费怎么收取;一方面,还是要考虑一下这个安装方案如何解决。

这件事也再次惊动了小区物业,水电师傅也赶来参与讨论。

最后的方案跟第一次来的安装师傅说的一样: 师傅先爬出窗外,翻过圆柱子抵达平台,打好钢架,然后再用绳子把室外机吊到窗外,通过横向的绳子,把室外机搬运到钢架上。

方案是一样的方案,但是执行的人不一样,可靠程度就不一样了。

看着安装师傅带来的满满一包又粗又宽的安全绳,再看看那张高空作业证,我同意了他们的方案。

4】安全绳拉成网,还要计算好力矩,才能装上空调

专业的师傅做事果然不一样,他们先是利用墙上的空调洞,把安全绳穿进穿出,再绕在室内飘窗的栏杆上,编织了一个小型的安全绳网,在关键的地方都打上了绳扣。

“这边力臂乘以力等于那边的力臂乘以力……”关键时刻,还得靠数学计算。

这两位师傅一个姓韩,一个姓杨。

第二步,有高空作业证的韩师傅腰缠安全绳,爬出了窗子,绕过了圆柱,抵达了一根横向建筑线条构筑成的小平台。

韩师傅爬进平台后,休息了一下,拍了张照片传给室内的杨师傅:确实需要打钢架。

钢架送出去以后,大家就默默等候。

杨师傅用安全绳把空调室外机捆了起来,扎得结结实实。

杨师傅把室外机送出去以后,小心翼翼地拉着绕在室内栏杆上的安全绳,胳膊上的肌肉线条都鼓得紧紧的。也不知道韩师傅在外面怎么接住的。

一直到室外机装好,室内机挂上墙,把管道送出了墙外,大家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等到杨师傅再一次拉紧了安全绳,韩师傅终于一点点出现在窗外,等他两只脚都站上了窗台,头伸进来、身体探进来、整个人都爬进了窗。

空调,终于装成了。

(高空作业,有没有这张证,太重要了。韩师傅说,考证不难,就是要花点时间。)

5】都说“好汉不赚六月钱”,他们才是直面滚烫生活的好汉

“我都没敢往下看。” 韩师傅感叹说,这个难度还是大大超过了他的想象,“我是趴在平台上拉着室外机的,一点点移过来接住。”

“爬出去以后,绕过圆柱子要走几步?”

“两三步吧。”在十五楼这“凌空微步”,现在看起来都不算是最危险的了。

最危险的时刻应该是一只手拉着安全绳、一只手拎着那只近80斤重的室外机的时候。

我付钱后还在空调公司回访的短信上打了10分的满分评价。

韩师傅和杨师傅都晒得黑黑的,壮壮的,乍一个照面根本看不出来年纪。一问,一个才“二十出头”,一个“我已经三十好几了!”

看照片你能猜出来么,谁二十出头,谁三十好几?

“我做过很多工作,啥都干过。”说是这么说,但是两位师傅的经历还是有点不一样:杨师傅说他以前主要在工地上打墙,做过各种小工。

韩师傅呢最近八九年都在做空调安装,“现在天气热就装空调,冬天淡季我就去开网约车。”

他们现在能找到一份缴纳五险一金的“正式工作”,还有计件的提成,都说比原来好多了,但是现在也知道了,小时候没有好好念书,现在就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只能自己多拼命干,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

“晚上九十点能回家吗?”

“不一定。”

“如果让你们跟户外教练、特警或者消防战士学习正规的攀登和下降技术,获得更多保障,愿不愿意?”

“不现实啊……我们的装备不一样,用户也不会允许我们装那个(设备)。”

盛夏的7月21日,中伏的头一天,连着22日便是大暑节气,认识了这两位给我解决了装空调难题的师傅。

都说好汉不赚六月钱,他们却起早贪黑,巴不得日子长一点,再长一点。

直面这样滚烫的生活,在阳光下一边暴晒,一边挥汗如雨,一边控制着心跳和呼吸,一边用力拉住生活的重担。

他们才是真正勇敢的好汉啊。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