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是生活留白的艺术

广州日报2021-07-30

我的好朋友阿旺,在省城有一个宗亲群,他们每月相约组织一次篮球比赛,雷打不动坚持了好多年,一来让大家锻炼身体,二来宗亲间增进感情。

每回球赛过后,宗亲们就约定好一个时间,在一起聚聚餐,热热闹闹像老家过节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也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大家轮流坐庄。

这不,上一次就轮到了阿旺来安排。为了那次聚餐,在什么地方吃、吃什么?阿旺可是费了一番心思,动了一些脑筋。阿旺想,自己在宗亲实力里最多算“高不成低不就”那种,如果打脸充“胖子”,或是草率显寒酸,那于情于理都有点过不去。他转念想,与其左右纠结,不如我能有什么样的能力,就张罗什么样的饭菜,只要我的出发点是真心诚意,其落脚点最终实现了大家开开心心,那就功成圆满。

于是,阿旺把聚餐的精力花在“情”字上。他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饭馆,和服务员一起把碗筷用开水烫洗干净,摆放整齐;接着,他把带来的水果,去皮,切分,用一次性小纸盘均匀摆好在桌位上。他点的菜,大都是家乡特色菜,粗粮细食皆有,荤素搭配合理。

等到约定的开餐时间,阿旺早早地站在饭馆门口迎接。那餐饭,阿旺的宗亲们一如往常般聚得很尽兴。最年长的宗亲说,阿旺的这顿饭,没有最好的菜肴,没有上好的酒水,但大家从他热情周到、细致入微的招待之中,吃出了最地道的家乡味道,感受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阿旺量力而行的风格,让请客吃饭这件天底下最平常之事,回归于真实和理性,也深得亲友们的好评。

做人做事适度,把细枝末节拿捏到位,是一种留白的艺术,它好比古代诗文中的无言之境,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又好比书法、绘画中的布白,虚实相生,无笔墨处皆成妙境;也好比音乐中的弦外之音,无声胜有声。

万事有度,艺术需要适度,需要留白,生活更是如此。生活就像一根琴弦,扯得太紧,总有崩断的那一刻,有张有弛,适度放松,量体而行,这弦才会用得长久。进和退,是处世行事的技巧,也是恰到好处的中庸之道,人把握住中庸,便有了进与退的判断标准,是进、是退,心底就有了章法。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凡事有度,太过于用力往往走不远,即便是精心“扮演”,终会有精疲力竭的那一时刻。

有人说,人生宝贵,别睡得太晚,你才能轻松摆脱烦恼的纠缠;别爱得太满,你才能愉悦地享受感情的甜蜜;别想得太多,你才能让自己逍遥自在。我猜想,说这话的人,心中一定装着睿智,正念之中一定有温度。在日常生活里,像阿旺兄弟那样,知晓自己实力大小,掂量自己能力行事,你就有可能真切体悟到平常日子自由自在的状态。

(龙建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