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李赵生:清晨,我被鸟儿吵醒

封面新闻官方2021-07-16

文/李赵生

近些年的早晨,我常常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

当初买房时为了清静,选的楼幢在中庭。楼层不高不低在7楼,上驮11层,下踩6层,也不怕停电时电梯不运行,步行也能上。7楼,离地面相对较高,蚊虫不容易飞上来,不会受到过往行人的喧闹影响,更不会受到街道上车辆声音的影响,倒也十分清静。一晃住了10年,享受了宁静的惬意。

当初选择这个小区,看重的是小区内有葱郁的树木,小桥流水和喷泉,这样幽静雅致的环境犹如古时文人寄居之所。小区较大,有24幢楼房,高层与多层错落着。形状是一个大圆,在圆上每60度开出一个院门,所以能四通八达,出入方便。

院内道路错落有致,曲径通幽。有朋友来访,常常迷失方向,找不到来路,寻不到出路,转上几个圈无论停在哪个门,都好像还是在原点。其实,很长时间里,连我们都说不好那些门的东南西北,也说不清其他楼幢的方位。

10年过去了,像大多数小区那样,小区里的各项公共设施变了样,喷泉不再喷水,小溪也断了流,小桥由木质改为水泥,改造者在上面勾画了一些木纹图案,显示它曾经是木质的。绿化带成了植物竞相争宠的地方,各显本色争抢着对土地的占有,阳光的青睐。

小区里最多的是黄桷树黄桷兰银杏树小叶榕、紫荆、桂花等。这些树生命力强,有的逐渐从二楼高慢慢升上5楼高,从7楼窗户看出,楼宇间全是葱郁的树冠,微风一吹,碧波荡漾。家对面的荒山也被改造成一座绿地公园,新增了绿树和草坡,极目望去,自己仿佛生活在一遍绿波中。

可惜的是,小区内原有的草坪逐渐消失变成光秃的土地,成为树根交错盘织展示生命强悍的场所。丁香、冬青、栀子、报春花四季桂等低矮植物,这些可让我们感受花香的植物,开始几年还显示旺盛的生命力,近几年因得不到阳光的恩泽,又在土里吸不到充沛的营养,逐渐凋零。

特别是那些铁树,原本绿油油的,特别粗壮,因为大灌木的疯长,近年来只能苟活在绿荫中,得不到阳光的眷顾,生命也即将枯萎。每次走过它们身边,都希望绿化工人能给它移个家,却一直无人问津,甚是惋惜。

车辆挤占人的居住场所,是现代陆地空间的通病,这个小区也不例外。近年来,小区居住户添置了不少小车,原有的停车位不够,就在路边停车。

令人欣慰的是,绿色植物的兴盛,引来不少鸟类。院内人与鸟共同生活在一起,没人欺负它们,这里成了鸟的世界。植物的长高,让鸟生存的空间也不断攀升。我居住的7楼,也成为它光顾的地方。一天,我下班回家,坐在客厅看电视,听到窗边柜发出一些响声。我一惊,老鼠?急忙四处寻找,最后在窗户与柜子的空隙间发现一只小鸟,不知什么时候飞进我家,掉入这空隙中。我移柜将小鸟抓出放飞。现在,我离开家时必须把窗户关好,以免鸟儿飞来后,找不到出去的路。

从客厅窗户往外看,对面楼层要矮些,可以把旁边的山坡映在视线中。这个山坡过去是农民耕作的土地,一年四季的更替可以通过不同的作物展示出来。现在山坡被打造成了公园,修了盘山步行道,植了不少树,品种也多,也具有浓郁的季节特征。

树木升高,鸟儿不时飞到我窗台,把空调外机台作为休憩之地。清晨,它们总是喜欢在窗外树顶上嬉戏、歌唱,让我不能睡懒觉,也成早起的鸟儿。在客厅里泡上一杯香茗,处绿波之上,在鸟声中,品读一本闲书,可以与智人贤达对话,也可与自然无声交流。

无论动与静,无论得与失,生活原本如此。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