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麦浪之中

来源:新甘肃

【校园文学】

麦浪之中

车丽娜

过了芒种,气温日日升高,算黄鸟急切的叫声穿过田野和山冈,空气里除了浓烈的青草香,就是阵阵麦香了。六月,正是麦子成熟,农人收获的季节。

站在高处远远望去,大片的田野以金黄色为主色调,麦子以高昂的姿态齐刷刷地站着,像极了等待检阅的士兵。一阵阵风吹过,麦浪翻滚,层叠起伏,向着远方绵延。几台收割机在远处来回作业,机器过处,留下齐整整的麦茬在阳光下发出明亮的光线。

夏收的画面,让我想起小时候在麦田里的情景。待麦苗齐脚踝的时候,小孩也跟着父母去地里除草。人们猫着腰一片片拔去杂草,让麦苗有充足的养分去成长。春天的麦苗嫩绿而柔软,大人心无旁骛地干活,我们却躺在麦田里看着蓝天,春日里阳光暖暖,风儿轻轻,有时嘴里会嚼着一根长高的荠菜呼呼睡去。

春天不紧不慢地走,麦苗哗啦啦地长。不知不觉中,麦田就扬花了,由原来的碧绿变成浅绿。过了六月,天气逐渐热了起来,麦子也迎来灌浆期。是肥沃的大地、充裕的雨水和炙热的温度给了麦子足够的营养和力量,它们慢慢从根部褪去绿色,麦苗和麦秆逐渐柔韧硬朗,一棵棵麦子昂扬向上,麦穗始渐饱满,走向成熟。从麦芒的锋口上我们可以看见这个时节阳光的锋芒。

芒种一过,天气越来越热,风热气燥,庄户人家就开始提早准备着镰刀,准备着吃食,待几天艳阳的炙烤后,便开始一年里热火朝天的夏收。这时也是孩子们一年中最忙的时候,男孩子得不断地往地里提茶送水,还要帮父母装麦拉车,女孩子也早早地学会了烧水做饭。我现在仍然记得那时提着竹篮,装着温热的馒头和小菜送往麦场的情景。因为年纪还小,往往走几步,歇一阵,等走到地里,汗水已浸湿了衣衫,稀饭从罐子里洒出来也浑然不知。等走到地里,嗓子已经在冒烟了,顾不上擦汗水,赶紧找到地头的树荫下就地而坐,大口大口地喘气,抱起树下本该父母喝的水瓶一阵猛喝。而父母消瘦的身影正在麦海里忙碌着,草帽随他们的身子一起一伏,明晃晃的镰刀上下翻飞,麦子刷刷地倒在他们的怀里,又被麻利地扎成一捆,顺势放倒。等割完了一垧地,地里便有几十捆姿势不一的麦子。实在热得不行了,父母才拿着镰刀来到树下歇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热风。他们每人只抿一小口水,汗水顺着脸颊、下巴流下来,滴落在散着热气的土地上。父亲焦急地磨砺一下略显迟钝的镰刀,又钻进了麦地里,母亲取下脖子上的毛巾给我擦擦脸,嘱咐几句,也忙着继续去收割,烘烤过的麦茬在他们脚下嚓嚓作响……“龙口夺食”,就是为了让熟透的麦子在阴雨天之前颗粒归仓,是每一年庄稼人用勤劳和毅力与老天的一场较量。

阳光如练,麦穗金黄,麦子的气息,周边庄稼人的吆喝,匆忙的脚步腾起的阵阵尘土,在阳光下升腾,飘散,一派丰收的气象。镰刀过处,麦子都被运回了场院,地里只留下了光秃秃的麦茬,传递着收获的信息。

这些年,我虽然远离了那片土地和那熟悉的麦田,而父母也已年老,锈迹斑斑的镰刀早已搁置在屋檐下,但每年六月夏收的时节,想到金黄色的麦浪,想到饱满的麦穗低垂着头,我就和这季节一样地急切。尤其颗粒归仓的时候,我不断地关注天气,心里莫名地紧张着,田野浓烈的丰收气息时刻牵着我的心,尖尖的麦芒在我的心里闪,让我祈愿天遂人意,农民丰收!

本文来自【新甘肃】,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及传播服务。

ID:jrtt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