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二手宝马七系,前面三年去哪儿了?

北青网2021-07-29

宁波的赖先生买了一辆二手宝马七系,二手车中介跟他说这辆车是2019年登记的,就开了8万多公里。可他一查,发现车子在卖给他之前,已经开了12万公里。更奇怪的是,车辆登记证书显示,车子确实是2019年登记的,可车子是2016年生产的,中间三年也有维修记录。

1‍‍‍‍‍‍‍‍‍‍‍

“宝正好”买的二手宝马七系

车子里程数升升降降

这辆宝马740Li是赖先生五月份买的,新车价格要一百多万,赖先生买的是二手车,花了63万。赖先生说,他们家在宁波象山办了一个工厂,买这辆车是为了方便出去谈生意、接客户。

赖先生:“应该是5月27号当天,开回去的时候是在高速路上,只要超过100公里每小时,车子就开始抖动了,后来开到4S店做了全车检查,4S店的检查结果是,这辆车的水管多处漏水,前轮轮毂是变形的,后轮也有,前轮变形比较厉害,可能这就是抖动的主要原因,还有它的减震器之前有更换过,后面两个减震器的防尘套也是不在的。”

赖先生说,车子是在宁波这家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买的,销售告诉他,车子是2019年才登记上牌的,只跑了8万多公里,车况比较好,没有重大事故,可4S店检查后发现,这车的里程数不对劲。

赖先生:“发现在2019年的时候,就已经有12万公里的里程了(车子什么时候生产的呢)按照车子上的铭牌,是2016年生产的,在2017年的1月份这辆车已经销售了。”

4S店向赖先生提供了车辆的保养维修记录,记录显示,这车的保养起始日期是2017年1月23日,赖先生说,由此可以推断出,车子在2017年1月份的时候,就已经销售出去了。4S店提供的记录还显示,2018年6月份,车子的里程数有6万多公里,到了2019年7月份,里程数已经达到了12万7千多公里。

到了今年5月份,赖先生从二手车商这里买车的时候,车子的里程数却不升反降,变成了8万多公里。

赖先生:“(付款之前有没有看过车辆登记证书)车辆登记证书一直他们在办理按揭,我们是没有拿到手的,过户完直接被他们收走了(之前你没有要求他们拿给你看一下吗)这个没有。”

车辆登记证书上,会显示车辆的登记时间,转手记录等信息,赖先生说,当时是他父亲来付钱和办理过户的。赖先生的父亲说,付款之前他看过现车,也检查过生产日期。

赖先生的父亲:“生产日期是2016年生产的,我知道是2016年的,我说2016年的车为什么是2019年上牌的,这3年干什么去了,他们说是库存车。”

既然是2016年生产,2019才销售出去的库存车,为什么4S店提供的报告中,2019年的里程数就已经达到了12万公里?而且在2018年和2019年的时候,车辆还有维修记录呢?赖先生觉得有猫腻。

他还提到,这家二手车商给他出过一份第三方检测报告,就一张纸,提车的时候就放在车里,显示重大撞击检测、火烧检测、水泡检测都没有问题。

赖先生:“他把后面有问题的那些项目的几张报告纸,全部拿走了,就留下第一张,就是检测没有问题的那张留给了我们(后面怎么发现有问题的呢)第一张纸上面有个二维码,我扫码发现整个报告里面,后面显示前大灯,前挡风玻璃都是有更换的,并且车子还有钣金喷漆的记录(那你们之前在拿到这份报告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要扫一下呢)因为可能我父亲对手机操作不是特别了解。”

找到宁波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店里坐着几个人,记者一问,他们都说自己是来买车的,不是这里的员工。记者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工作人员出来对接。赖先生的父亲说,这家二手车商是朋友何先生介绍的,何先生也来到了现场。

何先生:“我们是几十年的朋友了(怎么想到介绍到这里来买车?)因为我正好有朋友熟悉车行,他(赖先生的父亲)说要买车,有这个意向,我说还是买个七系吧,比较大气,本来他说买新的去,我说买二手的拉倒,买过来我把自己朋友给坑了(当时买的时候有没有陪他一起过来看车签合同这些)我先来的,当时我看了之后 我跟他说车子蛮新的,他说2019年上牌的,而且别的毛病我也没注意,因为是我自己朋友介绍的嘛,我是通过我朋友知道有这家车行(这家车行是你朋友的朋友)对(那他们两个朋友之间关系交情怎么样呢)交情属于比较熟悉吧(那你跟你这个朋友之间呢)我跟我朋友之间也是通过别人介绍(你对这行懂不懂?)我不懂的 (你不是做这行的吗)不是不是,我属于马大哈,人家说有检测什么的,我说有检测就好了,因为我觉得朋友介绍不会坑人。”

这位何先生说,他陪着赖先生父子俩找了这家二手车商好多次,但每次到了现场都是人不在,采访的时候,他电话联系上了二手车商的销售小刘。

2

车辆到底是不是2019年上的牌?

中介发来了车辆登记证书照片

何先生:“每一次总是没有准确的时间的(宁波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销售 小刘:你来之前你也没跟我说一声)我跟你们说的时候你们永远没听啊。”

电话那头的小刘,是宁波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的销售。他说自己人在外地提车,老板也不在店里,有事情可以电话里面沟通。

宁波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销售 小刘:“(卖给他们的时候,这辆车公里数你有没有看过?)公里数我有看过,上面表显九万多公里(不是八万多吗)八万多九万不到这样子(那车子实际的公里数你们有没有去查过)无从可查啊,查记录系统在维护,查不出来啊(去4S店总能查的吧)那我们没去4S店,我们都是手机上查的,是2016年生产的,2019年上的牌照(那中间这3年去哪里了)那我也不知道啊,原车主跟我说的是库存车。”

在这辆车的二手车买卖中介合同里面,乙方是赖先生的父亲,甲方是一位姓刘的女士,合同里面的丙方,也就是中介这一栏没有写明二手车商的名称,签字部分,中介这一栏也没有写明二手车商的名称,也没盖章。

不过,销售小刘承认,这辆车是通过他们介绍的,原车主就是合同里面的甲方——刘女士,这位刘女士是另一家二手车公司的人。

宁波御兴通名车@宝正好汽车生活馆销售 小刘:“比如说你是做二手车的,我也是做二手车的,我把这辆车挂在你名下,要有居住证才能挂,他(赖先生)有什么要求直接跟(原)车主说,我们中间方,我们会尽量协调这件事情,他死活要来找我,找我我能怎么办,(原)车主愿意给他退,愿意给他换,这都可以,如果不愿意给他换,那起诉干嘛的都行。”

赖先生:“一开始说原车主在西藏,来不了,重新约时间已经约了两三次,一直放我们鸽子,有一次找我们来谈,车怎么来的不知道,原车主从始至终没有见到过。”

对于小刘说的协调,赖先生已经很难再相信了。他现在想弄明白,这辆车到底是不是2019年登记上牌的?如果是的话,2016年到2019年这三年期间,车子究竟去了哪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对此,小刘发来了车辆登记证书的照片,上面的信息显示,车辆是2016年生产,2019年8月份,一位姓蔡的车主在湖州进行了上牌。

转移登记信息显示,2020年3月份,车辆转移给了湖州一位姓胡的车主,2020年4月份,车辆又转移给了宁波一位姓裘的车主,到了2021年2月份,车辆再转移给了宁波一位姓刘的车主,也就是中介合同中那位甲方刘女士。

湖州车管所方面表示,进口车登记上牌办理行驶证的时候,需要用海关发的关单来办理车辆登记证书,只能登记办理一次。

湖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工作人员:“车辆登记证书上好牌之后才有的,进口车它有一张关单在那里的,只有在上牌的时候进行系统核对,上好了,用完了就没有了,进口车这是唯一的一次的,如果我们审核跟系统里比对,上牌就比对一次的,如果上过牌的就不能审核通过的,2019年可能上牌就是第一次,前面是什么情况就不清楚了(中间如果有跨省、转让,或者说补办车辆登记证书,会不会存在它前面的信息就不在了?)不会的。”

工作人员表示,机动车转籍、过户等信息都会在车辆登记证书上体现出来。赖先生表示,这就和他通过宝马4S店查到的信息产生了矛盾,他查到车子在2017年就已经激活了质保,并且在2019年7月份,也就是正式登记上牌之前,就已经有12万多公里的里程,临时牌照有时间限制,所以车子不可能在不登记上牌的情况下,足足跑到12万公里,这让他很疑惑。

赖先生表示,他打算先跟二手车商协调,同时也做好走法律途径的准备,这里面存在的问题,他也会向相关部门反映。

来源:1818黄金眼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