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三胎”多为高龄女性备孕需先做健康评估

中国青年报2021-07-21

“不要错误地认为,前两次生产很顺利,第三胎也一定会顺利。”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赫英东近日在接受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提醒说,随着妊娠和分娩次数的增加,对女性身体状态都会产生影响,建议女性孕前要进行相关评估。

自今年“三孩政策”出台以来,能生、想生“三胎”的有许多是大龄女性,她们所面临的生育风险更应被关注和重视。近期,赫英东和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妇产科大主任李红梅教授都陆续接到一些备孕“三胎”的咨询案例。他们在接受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不约而同讲述了这样一个事实:有“三胎”生育意愿的更多是高龄甚至超高龄女性。而如何为那些有“三胎”生育意愿的大龄女性提供科学指导,帮助她们怀得上、保得住、生得好,已是当务之急。

高龄女性备孕“三项注意”,需先做身体状况全面评估

赫英东认为,高龄女性备孕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卵巢储备功能以及卵子质量的下降,从而导致受孕能力下降。“尤其是40岁以上超高龄女性,如果总怀不上,可以考虑评估卵巢功能并监测排卵。”赫英东解释说,40岁以上女性,卵巢储备功能已有所下降,如果受孕困难应尽早做评估,尽快检测是否有排卵障碍,根据检测结果可相应采取促排卵等方式实现尽快怀孕。他认为,高龄女性卵巢功能下降速度会有所加快,想备孕的女性应对辅助生育技术有一定认知,在心理上能接受采取辅助生育技术实现受孕。

高龄女性备孕的第二个问题是,随着年龄增长女性身体可能存在一些潜在基础性疾病。赫英东说,备孕“三胎”前,应充分重视前几次妊娠和分娩的经历。从母体角度来说,前次妊娠如果并发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等疾病,或者曾发生过早产,会增加后续妊娠的风险;从胎儿角度来说,前次妊娠有胎儿生长受限、胎儿发育异常等情况,应仔细寻找病因,减低后续妊娠的再发风险。他建议,女性如果有以上情况不要着急怀孕,应在孕前跟专业医生回顾前两次妊娠情况,查找病因,从早期开始预防。“有些疾病如早产、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等,孕前或孕期可以采取一些干预措施以降低其发生率。”

不少生过“二胎”的妈妈都认为生“三胎”一定没问题,这第三个问题也是许多女性容易忽视的。赫英东提醒说,前两次生产顺利并不代表怀第三胎也一定会顺利,一些有基础性疾病的女性,经历过两次妊娠和分娩后,其基础身体状态可能会更差。他建议,这类女性不要急于怀孕,还是要先做个身体健康状况的全面评估,把相关疾病控制好后再备孕。

高龄备孕,还需夫妻共同遵循健康生活方式

赫英东建议,高龄女性要想改善基础身体状况,首先要遵守常规的孕前注意事项,如规律作息、避免疲劳、注意营养状态,保持体重适中等。同时做好相关基础身体检查,确定是否有贫血,肝肾功能、甲状腺功能等是否正常,近期有无病毒感染,如果存在异常都会影响妊娠状态,需要恢复正常再备孕。

赫英东还建议,男性在备孕过程中也应注意保持健康生活方式,如戒烟戒酒、规律作息、健康饮食,控制好自己的基础性疾病,注意避免服用影响妊娠的药物。他提醒,男方年龄达到超高龄,也容易发生遗传物质的微小突变等,需要根据情况在孕期判断是否需要通过羊水穿刺排查胎儿是否存在遗传物质异常。

赫英东介绍,女性备孕“三胎”时,叶酸的补充也要参考不同情况。如果前两次妊娠很顺利,那么叶酸补充量跟普通人一致,提前3个月每天补0.4mg即可;如果前两次妊娠有过不良经历,如胎儿有特殊畸形等情况,那么叶酸的补充剂量可能需增大,应请医生根据具体情况制定方案。

高龄怀孕,出现临产征兆要尽快到医院待产

怀得上,只是孕期第一步。十月怀胎过程中,准爸妈们难免会因为自己年龄过大而产生各种担忧。李红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年龄过大对于精子、卵子质量难免会有影响,但只要孕期按照医院的产检程序,按期做好胎儿筛查,不必太担心。她特别强调,产前检查有规范、有指南,孕妇一定要按照规范做好产检,不管有什么样的并发症,均需按照规范处理。

“我出门诊时,经常有孕妇拿来一些营养品咨询,很多我都没听说过。”李红梅建议孕妇,维生素、DHA等选择一种补充即可,但铁和钙可以按需补充。她解释道,胎儿在生长过程中会大量消耗妈妈体内钙和铁的储存量,建议在孕中期后可适当补充钙铁,防止缺钙和贫血的发生。

“如果产妇第三胎和第二胎相隔时间不长,在快要临产时,三胎的生产过程可能会更快。”李红梅提醒,不能等到宫缩强烈时才去医院,只要有临产征兆,就要尽快到医院待产。

“怀的上、保得住、生的好,这是我们作为妇产科医生的职责所在。”李红梅告诉记者,采访前一天,李红梅所在诊室正巧接生了一个“三胎”宝宝,40岁的产妇前两胎都是顺产,这一胎因为胎儿过大,最终实施了剖宫产。“目前,我们对高龄产妇的剖宫产指征是比较放宽的。针对高龄产妇,在生产过程中更需要同时考虑大人和孩子两方面情况来做决定。”李红梅说。

高龄产妇日益增多,亟需基层医院提高围产期保健水平

高龄产妇的增多,不仅意味着生育风险大大增加,同时也对我国生育医疗服务提出更高要求。我国围产保健水平虽已取得明显进步,但医疗水平发展不均衡仍然存在。在赫英东看来,医院水平的高低,不只体现在急重症的抢救上,更体现于平时的疾病管理,如在孕期保健中预防不良结局的发生。

目前一线城市的医院,胎儿医学、产前诊断等都已达到较高水平,但我国大量分娩过程是在县级医院进行的。这种高龄产妇增多的趋势会对孕期保健和卫生系统带来较大压力。赫英东认为,“随着孕产妇年龄的增长,出错风险会增高,要避免孕期漏诊存在明显异常的胎儿,就依赖于彩超和产前诊断技术水平。一旦漏诊,会产生不良妊娠结局。

如何让基层医院提高围产期保健水平?赫英东建议,一方面医院要练好“基本功”,提高急诊抢救能力;另一方面,对孕妇和新生儿的一些疾病诊断要更加规范,更早识别并及时转诊到有救治能力的上级医院。他指出,“对严重疾病早期识别,规范处理,畅通转诊机制和渠道,基层医院亟需继续提高和改善。”

来源:中国妇女报

大家都在看